熱愛優質生活
首頁   \   港熱話   \   我以為我和她有一天可以不再只是朋友

我以為我和她有一天可以不再只是朋友

2016.04.21

文:月生


圖:theodysseyonline

「回頭吧。」他的語氣中帶著七分淒涼三分絕望。
看著眼前的她流露著他從未看過的神情,依偎著身旁那位他,她的眼神柔情無限,深情萬種。此刻他就明白,當中沒有容得下他的餘地,剛到達上水站,看到這幕後就原路折返香港仔的住所。出發時是滿心的期待,回去時是滿腔的惆悵。他覺得自己很傻,傻的不是山長水遠由南走到北為的只是見她一面,而是以為自己和她總有一天可以不再是單單的朋友。

他和她相識只有大約一年的時間。
由陌生人走到推心置腹無所不談的密友關係只用了一個月的時間。他有種相逢恨晚的感覺,覺得自己在結識到她以前的時間都是白白虛度過。之後,像為了填補以前浪費的時間,他們總是形影不離。

「你在我心目中是一位特別的人。」她看著他,笑靨如花地柔聲說道。
他的心冒出和她手牽手、擁抱、接吻的綺念。

「嗯…就像家人一樣!」
她真摯的語氣,令到他的心登時冷下來,剛才一個個的念頭頓時成為泡影。

「哈哈…好呀。」他那笑聲乾澀得連空氣都似有陣苦味,聽到她那真切的聲線又不忍面露難色,惟有強顏歡笑。但其實他內心知道只要被她認定為家人就再難翻身「轉型」。其他人見他們二人平日如影隨形,態度親暱但又不是情侶,就調侃他已成功入伍。謊言說過三次會成為事實,何況流言傳入他的耳朵已不下數十次?

終於,在上水站他看見原來她已有另一半,在看見那刻他覺得眼前的一切都變得白茫茫一片,除了眼前的二人,周遭的人物及聲音都突然褪色。回過神,他發現自己已不自覺地躲在燈火闌珊處,生怕被二人撞見,但他不知道躲避的原因是怕尷尬或是怕被迫面對她已有另一半的事實。

漸漸,他刻意地疏離她,即使見到亦都只表現得若有情,若無情。
但總會在睡不著的夜裡想起她曾說過的溫言軟語,
總會在街上迴避曾與她並肩走過的街道,
總會在腦海浮現她薄怒淺笑的神情,
總會在閉著眼的時候覺得聞到她身上的香味,縱使她根本不在。
這時他才發現除了不再見面,已別無辦法。不這樣做,他就不能再走下去。

「為什麼你要這樣絕情?」
他看著她哭得眼眶泛紅,她看著他只能苦笑無言。

傷心得哭了出來,就像身體外傷,就算是身體有塊肉被活生生割下來都有止血結痂的一天。傷心得哭不出來,就像身體內傷,就算是心已被掏空,從外人的眼中都難覺不妥,只有自己鬱鬱寡歡,難以釋懷。

他曾以為他和她有一天可以不再只是朋友,這一夜,原來他和她連朋友都不再是。

 

本篇圖文獲作者月生 授權刊登,未經准許,請勿轉載!

月生 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moonsonson/

 

作者的其他文章:
>> 請珍惜仍知道你中文名的朋友
>> 路人甲
>>DSE走馬燈

 

全情投入港生活3周年!超級巨獎Sss一齊FUN!>進入遊戲專區<
內容評分
評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