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愛優質生活
首頁   \   港熱話   \   我們其實為寂寞而戀愛

我們其實為寂寞而戀愛

2016.02.19

文:抒文

圖:Flickr(@Kurt Bauschardt)

大家還記得第一次心動、渴望戀愛是什麼時候嗎?

小學?中學?

有人可能會說幼稚園……我會說,如果真的話,那麼你真的很早熟。

 

我們對喜歡,最初的概念應該是很糢糊的,因為還未得到過,所以思想也是最單純的,沒有什麼要求,反正相處感覺良好就是。不過隨着慢慢長大,經歷身邊人和事的影響,這個概念也開始長芽了,我們會想像俊男美女就是最好的,而戀愛的氣氛開始在每個班房醞釀著,因為朋友、同學都有,加上了身體碰觸,那懷春之情便一發不可收拾了。小時候的戀愛,金錢未必是最重要的考慮因素,那時的零用錢,每一分每一毫,我們都希望充份靈活運用,也很珍惜。為了和心儀的對象表達心意或約會,我們寧願省下午飯的零用錢,為的就是買些零食,準備些貼心的小禮物,或和身邊的伴侶看一場電影,或一起夾錢吃一個大餐,那時我們口袋沒錢,但心中富有,每天都過得充實,過得窩心。

 

慢慢的,幻燈片繼續逐格跳躍,我們成為了大學生,開始懂得些心機了,要找伴侶,我們開始學會借用工具,最方便的是上莊。那時的莊,組爸媽們張開血盆大口,對新來的「小鮮肉」展開飛擒大咬,每一個迎新活動,都成為兵家必爭之地,很多時一組的組員,被組爸媽叼走「獵物」後,便會開始聚少離多。第一次落選怎麼辦?不要緊,第一年你是freshmen,第二年別人就是你的freshmen,而且在往後數年的住宿生活,你將會有更多認識的機會。而因為有了彈性的上課時間,我們有更多的機會做part-time去豐潤愛情生活,雖然愛情更多滲透了技巧與較量,複雜了,但是總算沒有來自生活壓力的框框,仍能愛得自由、愛得無拘無束。

 

後來,我們離開了學校,開始在社會載浮載沉。有了包袱和責任,多了察言觀色,少了表達個人喜惡。多了懷疑,說話行為表達開始轉彎抹角。愈來愈不容易相信人,但一旦開始相信人,我們就好像洋蔥,一片一片地剝開,你會發現裡面每一片都是一種經歷、一種痛、一種領悟。每一片剝起來都會讓人流淚,每脫下一片都是掙扎。愈是愛,愈是怕突然失去了對方,安全感其實低得很。

 

時間到了現在,在社會算是工作了幾年,歲月又悄悄溜走了,戀愛竟開始變成了壓力。因為身邊朋友、同事有,所以你想有;因為親戚一再催問,所以你想有;因為到了適合婚嫁年齡,所以你想有;因為偶然寂寞,所以你想有;因為想有一個懂自己的人,所以你想有。因為想要一個家,所以你想有。數千種原因,都在指向需要伴侶的面向。

 

眾多原因,加緒在身上。終於年復一年,我們開始對愛情有了更多要求,小了憧憬,多了現實。為了愛情所以愛情,明知勉強無幸福,也開始嘗試湊合了。但是你會發現,從前的寂寞來自沒有一個人在身邊懂你;而現在的寂寞是,即使有了一個人在身邊,你卻深知他/她根本無法懂你。這個沒有感覺的身邊人,食之無味,棄之可惜,雖然他/她也陪你走過不少一個人難過的節日,但是沒有感覺的愛人能走得多遠?你決定放下了,但走到某個時間,你又開始寂寞了,再次寄居於另一個人的溫存裡。這種以寂寞開始,以寂寞結束,再以寂寞開始,再以寂寞結束的無限重覆,不知何時才能找到終站。

 

慢慢到最後,我們開始不知道到底想從愛情中得到什麼。

 

到底在街上拍拖的男女,有幾多人是因為真正了解對方而一齊,還是只想在這個無情的社會找個人陪伴,不致孤獨終老呢?

 

本篇圖文獲作者抒文授權刊登,未經准許,請勿轉載!

抒文 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sharefeeling2015/ 


作者的其他文章:
>> 你份糧包唔包埋陪笑?
>> 新同事,你唔識用FAX 機可唔可以直接話唔識呢?

 

內容評分
評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