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愛優質生活
首頁   \   港熱話   \   【專訪前TVB主播陳珍妮】講錯李克強阻晉升 來生不做新聞人?

【專訪前TVB主播陳珍妮】講錯李克強阻晉升 來生不做新聞人?

陳珍妮
2015.07.15

文:Marcus
「Your Work Seems Like Fun!」提到新聞主播這職業,好多人都會充滿無限幻想,每日在公仔箱內報導天下大事,猶如正義聯盟上身,行公義好憐憫,亦可名利雙收。好了,大家是時候停一停,看看真正的新聞畀界是什麼一回事,今次的訪問主角是陳珍妮(Jenny),而你不知道她是誰?她是TVB前新聞主播!還不知?把「李克強」讀成「李克勤」那個!她最近出了本新書《TVB新聞部血淚史》,揭開大台新聞部黑暗面紗,原來每單報導背後都有個有血有肉的主播故事,現在就有請這位「復仇者聯盟」成員來一次大踢爆!
陳珍妮

曾經好True好Pure
Jenny:「讀書是一分耕耘一分收穫,但做新聞可以做好多都無收穫。」

畢業於中大中文系,再取得中大新聞系碩士,Jenny和很多傻豬Fresh Grad一樣,希望在傳媒行業闖一番事業,報導真相,宣揚她相信的價值,可惜她只遇到一波又一波的打擊。第一就是人工待遇,自小讀書不錯的她說:「為什麼讀了這般學歷,人工比其他行業還低?大傳媒都是上市公司,為什麼可以找名學府的畢業生來剝削,每天做十幾小時?加多點人工也不可?」她稱由上一代,到她那一代再到新一代的新聞人起薪點都只有一萬幾千,當物價已經番了幾番,她奉勸想入行的人如果屋企唔等錢洗又好有理想好捱得才去馬,筆者會心微笑,這是序幕,接下就看看她的理想如何被毀。

(Jenny唔只中文好,英文都好流利!)

插滿箭的背 載滿淚的眼
Jenny:「我都在螢幕前喊過,亦有試過畀髮型師整喊……離職前半年壓力大到成日睇醫生,又要食安眠藥同血清素。」

報紙經常用新聞主播間的明爭暗鬥炒作,Jenny不覺得大機構分黨分派有什麼出奇,人與人之有夾有不夾是正常不過,她是喜歡做主播的,卻不懂複雜的人事關係,可能不自覺得罪人,常被編派一些地獄更表,試過半年上通宵更,亦有上司明明答應出她用心做好的一隻故仔,最後卻不了了之,種種被冷待和攻擊令她漸漸心灰意冷。
陳珍妮

笑看新聞蝦碌史
Jenny:「嗰次因為唔舒服食咗藥先讀錯李克強做克勤,
但真係影響到我前途,上頭有啲嘢唔畀我讀,唔知係咪關呢個名事?

包括筆者,網上每隔一段時間都會從櫃桶底拾回一堆蝦碌片來笑(詳看《點止得中東呼吸中吸呼吸綜合症?10件每次看都忍不住笑的新聞蝦碌史》),當中包括Jenny的,她當時的確不開心,她說新聞主播也是人,甩轆是正常不過,事隔多年,她和我們一樣都是一笑置之,她澄清:「其實我不是李克勤Fans,只是喜歡他某些歌!」

常吃清蒸大河蟹 沒有個性的主播
Jenny:「啲稿成日畀人改頭換面,直頭成個意思唔同晒,不過從來唔會解釋你聽點解咁改。」
Jenny:「You please everybody即係You please nobody。」

「新聞自由」,是每個新聞人都相信的價值,但理性一點都知道這只是書本上的四隻字,實際上從不存在,Jenny坦言上頭會下命令不准報某某的新聞,直腸直肚的她無理由不還擊?她說:「無用的!他們不會聽!」,她承認現實是殘酷,主播們可以有的「選擇」-走或留!

這又不能做,那又不能做,主播還可做什麼?Jenny:「美國的主播都是有立場,新聞根本就是有立場的東西,主播本應是最有個性,雖然可能涉及利益,但他們要做的就是利用他們的魅力去影響大眾決定,否則大家要一部讀稿機便可以,為何還看主播美不美?
導火新聞線(圖:HKTV)

內容評分
評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