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愛優質生活

(專訪)信和音樂揸Fit人:「旺角未死!」

CD交易所
2015.07.11
文:Marcus
未知是否我太毒,平時經過彌敦道580號,都會收到一張張卡片(叫你買成人動作片),其實我都是想逛逛,看看有沒有(偽)文藝DVD和CD,如果你也是信和中心的常客,你不難發現這間位於地庫的「CD交易所」,老闆Carl和朋友都太愛聽音樂,所以就於1990年1月1日開了這間他稱是信和第一間打正旗號的二手CD鋪,他本是公務員,十幾年前,自願吃了肥雞餐,拿了一筆賠償,再每月領退休金,便UnUn腳、喝著紅酒全職打理這店,鄰近的瓊華商場上年變了百貨公司,家樂坊又將變H&M,信和中心會不會走上此死路?今日就和Carl這位信和通談談!

CD交易所呢個場幾時都係我話事

Carl:「再舊的碟好聽我都會訂,再新的碟難聽我都不會入。」

在流行文化還是藝術世界,「什麼是好?什麼是壞?什麼是美?什麼是醜?」都是堆不斷被討論,又不斷沒結論的問題,當然有人會出來嘗試制定各種標準,與其扮客觀,偽中立,Carl強調聽音樂就是好主觀,這裡賣的碟他都聽過,他只會介紹自己認為好的音樂。

Carl未至於是你買就買,不買就不買那種,他明白自己愛聽未必是人家愛,他有些歌也未聽過而不能批評,相反亦言,所以近年這裡亦提供了訂碟服務,客人如果有一些CD很想要,Carl會切法幫他們搜尋,那我問:「如果我想要林峰的呢?」,他說:「無問題!」我再問:「K-pop呢?Tommy-Dragon呢?」他說:「無問題!」只要每個人都找到他們要的旋律就好了!

CD交易所(日本大師級音樂人阪本龍一親筆簽名)

真●專業推介

Carl:「很多CD舖都只當音樂是生意,沒有了推介音樂的使命!」

他不是嫌錢腥,但不認同那種隨便放一些大熱CD出來,等客人隨便選完就走的做法。「HMV 的碟上貼著那些哈哈笑和手指公完全沒意思,加幾句說說那隻碟有幾多首歌,是那歌手第幾隻碟也是你上網都找到的資料!」這兒的CD有一個特別之處,就是每張碟面都會照著一張黃色Memo紙,上面寫滿一百五、六十隻密密麻麻的字,都是出自Carl拍檔手寫的CD介紹,他盛讚拍檔音樂知識豐富,短短的文字裡有好多大家不知的背景,還有聯繫到政治和生活,風格多變,正經又得,情色和幽默又得,得咗!

你和我可能有同一款CD,但每隻CD背後都有好個人故事,對Carl來說,能夠替別人找到曾經失落的東西是別具意義,他曾經為一個男客人找到一張碟,那人馬上兩眼通紅,他沒追問,但估這一定跟他一些重要的回憶有關,或許是前女友送過給他的碟。另外,有位六十幾歲的伯伯來到,他聽開古典音樂,說想試試重金屬,雖然最後他受不了,聽回古典,但Carl十分欣賞伯伯願意試新事物,這就是CD鋪和客人應有的交流。
CD交易所
(這是店內的鎮店之寶,《一代宗師》配樂師梅林茂為贏奧斯卡而再混音燒制給評審的Soundtrack,只有三十幾隻,售$3200)

流行曲是垃圾? 廣東歌是垃圾? 

Carl:「我鋪頭咁細,如果賣得容祖兒,咁我又要賣埋陳奕迅,我仲邊有位放我自己鍾意嘅碟!」

這兒九成的碟都是來自外國,而且他的拍檔會法文,他亦有親友在英國、日本等地,所以他可以托他們搜購全球的碟,即使是同一個歌手,他也可以找到法國版、日版、美版、東歐版、印度版、俄版,甚至中東版,這些在其他CD鋪應該都難以找到。

那為什麼沒有香港歌手的碟?是否看不起本地音樂?他說:「留給HMV賣好了!」他只覺得無謂重覆市場,其實他賣的碟不是完全Niche(小眾),那些歌在外地都好紅,只有香港欣賞的人較少,他慨嘆:「流行音樂可以很好,我也喜歡Michael Jackson,我也喜歡Beatles,但他們已不在,這時代已經無歌星,星是有光芒的,沒有星,音樂很難流行,音樂現在只是門面東西,對『歌手』來說,真正的金錢來自廣告、代言這些副產品!」

CD交易所(Carl是王家衛迷,這裡唯一見到有關香港的東西就是王家衛的電影和Soundtrack!圖中可見法國版和日版《旺角卡門》和英版《東邪西毒》)

CD交易所(這張是韓國絕版《花樣年華》Poster)

CD交易所

(這張是限量版《2046》Box-set)

CD交易所(這是套關於王家衛的紀錄片,香港人沒有上映過的!)

我是樂迷

Carl:「來這兒的都是成熟的人,成熟不等於年紀大!」

音樂,在他眼中是一種儀式,從揀歌到播歌到聽歌都很有學問,音樂對不同人有不同意義,有些人只為娛樂,有些人只怕環境嘈,想找些歌塞著耳朵而已,新一代太多選擇,手機也可以玩一大餐,Carl認為這令他們分配給音樂的時間和對音樂的忠誠度減少了很多,他們亦會易受K-pop的市場宣傳影響,少了思考音樂的意義,他說:「即使你喜歡暴力音樂,如果有認真揀過都冇問題!」

CD交易所(他還收藏了報導John Lennon死訊的英國報章複本)

無敵是最寂寞

Carl:「我唔驚競爭,因為冇人取代到我哋,再細想,我哋根本獨一無二,同行亦學唔到,無競爭可言!」

口氣看似好大,但經營廿幾年也站得穩,抵他對自己這麼有信心,他說現在針對的是越來越Niche的市場,即使音樂市場繼續萎縮,仍然有一班忠實的樂迷會買碟。「就算香港只剩下十萬人聽歌,有三、四萬人來買碟,我都賺唔曬呢啲錢。」

Carl寧願每隻碟訂貨量少,但就訂多幾款不同的碟,保持到音樂多樣性,不過,他不怕發行商不做他生意嗎?他認為都是價錢的問題:「我又不是要折扣,如果我肯付一個較高的價,他們也沒理由拒絕,況且那些碟在香港都不是主流,我可以幫他們開拓市場。」

CD交易所
(店內雖少,CD排得很整齊)

不死的信和 不死的旺角

Carl:「除非你喺另一個區整一個旺角,否則旺角依然係香港最旺嘅一角。」

據他憶述,以前的信和只不過是普通商場一個,賣賣郵票、明星相和租渡假屋,最高兩層好像鬼屋一樣,到後來才開始有四仔賣,現在就變到好多格仔鋪,仲有日本買樓中介,當年都只是三千元一個租,現在就二萬多,他說:「如果在彌敦道也沒人流,應該是我鋪頭的問題!」他眼見信和越做越好,這裡能成為地標全因夠草根,賣的東西能跟貼潮流,就像最緊屈小姐所說廢青用的芭蕉扇,因而聚集到年青人,這就是旺角的縮影,雖然越來越多自由行,瓊華、家樂坊都轉型,他深信信和仍然保留到它的個性,只要旺角的商場都可以這樣,旺角還是繼續MK!

CD交易所(森田芳光電影《其後》Soundtrack的絕版孤本是另一珍寶!)

CD交易所(這是黑膠版)

感性時間

家駒說過:「我在想我如果沒有音樂我會死,我真的會死,不可能沒有!」

Carl也說:「音樂是我的朋友,陪伴了我幾十年,如果沒有音樂,我一定要找另一種寄託,或許是宗教!」

不論你喜歡的是不是音樂,但你喜歡一樣東西,就要愛到要死,這樣才夠痛快!關於信和、關於音樂、關於Carl,就直接想到my little airport 的《去信和賣碟》(1:10真的有Carl出現的)!

 

CD交易所
地址詳情: http://hk.ulifestyle.com.hk/spot/detail.html?id=ABdGDVo2BwpZFANu

內容評分
評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