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把香港變成貓島  居港日籍女畫家以貓咪看香港

把香港變成貓島  居港日籍女畫家以貓咪看香港

2015.10.20

文:露依絲蘭

日本可能是全世界最愛貓的國家。就算是日本著名恐怖漫畫家伊藤潤二,再可怕的畫風,漩渦再深不見底,也掩飾不了一顆愛貓的心。居港日籍女插畫家Mango,也是一位愛貓之人。

電腦繪圖再發達,取代不了水彩的獨有魅力。

水彩畫是一種質感的表現,Mango的畫作以水為媒介,先調好顏色,再將顏料渲染開來,一筆一筆地勾勒出香港的城市風景。當畫中的主角都是貓咪,而它們都活在香港,該會很有趣吧?

 

在貓咪生活中的香港 尋找小確幸

「Shinonomeow」一系列所描繪的,正是大家所熟悉的香港景色。然而走在路上的不是香港人,而是可愛的貓咪。原來Mango在日本救過好幾隻流浪貓,待牠們像孩子、像家人一樣。Mango後來嫁到來香港,人貓雙隔異地,沒法每天見面。只好將思貓之情寄託於畫紙之上,把貓咪置入香港景色之中。感覺它們就好像待在自己身邊一樣。愛貓的人就會懂。

眼力好的讀者,不妨可以留意一下,作品中的貓咪大多是白色的,每幅作品中,只有幾隻都是有顏色。那是Mango照著自家貓咪身上的花紋所畫的。

從貓咪的眼睛看世界,或許會更單純吧。

Mango指出了攝影和繪畫一個很重要的差異。繪畫可以改變景象的構圖,任意塑造理想的小世界。加入喜愛的,拿掉不如意的,像畫中小動物的生活一樣簡單純樸,大家臉上都掛著笑容。

其中一幅畫作,取景於茶果嶺戲棚的舞龍表演。小貓們團結合力演出,齊心就事成。「畫中的小動物能拋開複雜的情感,追求快樂單純的生活。如果人生也可以順從自己的喜好,而作出調整,大概人人都會能得到幸福吧。」

明艷的顔色 最能代表香港

顏色,其實可視為一種心理學。 

Mango提及,在作畫期間,紅色的水彩顏料最快用完。香港街頭所見紅色的東西佔比較多數。單是招牌已有很多顏色,更何況是香港四處可見的雨傘及建築群。

相比之下,日本沒那麼多顏色。她以前沒有這樣覺得,但自從居於香港後,有時回去東京會感覺灰灰的,建築物都是黑白灰為主,顔色單調得很。最近甚至開始覺得日本寂寞且安靜。她指出可能因為日本的地方比較大,街道沒那麼窄,令空間感更強;而走在香港的大街上,視線範圍之内總會看見很多東西堆在一起,給人色彩混雜的觀感。

另一方面,也可能是因為香港人愛好熱鬧。中西式各個節日、活動和琳瑯滿目的佈置,街上都充滿勃勃生氣。

發現細節 這樣的香港可能你我也不知

香港人生活步伐急促,來去如風,根本來不及駐足停留。只有在畫畫的時候,才會發現生活中未被發現的小細節。

說起油麻地果欄燈罩的顏色,我先入為主地認為,「燈罩嘛,不就是單調俗氣的紅色?」竟從不察覺,原來小檔販的燈罩是如此色彩繽紛。大澳的士多前的海報上印著一隻紅色生物,你未必說得出其名,但總會認得它——它就是陪伴港人多年的雀巢雪條「豆豆樂」。叮叮的車窗形狀大小有點不一樣,原來靠頭尾的窗會比較小,而中間的都是一樣的。

Mango習慣先把景象拍下,再回家仔細研究每一個細節。日常生活中的小驚喜,就是這樣發掘出來。

櫻花盛開 寄託思鄉之情

雖然未曾對別人說過,也並非刻意而為。

直覺與感覺缺一不可。有時全憑日本人的直覺,Mango會把故鄉事物加入香港的景色裡面。當港日文化融和在一起,作品的畫面變得更豐富。

畫,不一定是寫實。紙上建構出來的世界,蘊含了無限的可能性。雷生春旁的馬路邊,盛開著一排粉色櫻花,猶如一條浪漫的櫻花步道。紅葉沒入水鄉之都大澳,為漁村景色染上一抹豔紅。靈感來自日本童話「開花爺爺」(花咲か爺),站在中環藝穗會上的貓咪在撒豆,咖啡豆漸變櫻花花瓣。

我跟Mango說,香港多處都可以賞櫻花。Mango說,香港的櫻花跟日本的始終不一樣:「櫻花對日本人來說是最重要的花,因為有很多回憶。」

雷生春與櫻花步道

中環藝穗會,與日本童話結合

不要去羡慕 做自己喜歡的事情

大概每位藝術家都有著一套己見,Mango說:「看自己的畫作總覺得不夠完美,相比別人的作品看起來卻毫無瑕疵。很多時候我們只會聚焦於自己的缺點,卻忽視了自身很多的優點。在社交網站上,別人的生活看似無憂無慮、多姿多彩的生活,背後其實有多少辛酸未能對人言。 」

繪畫不是工作,也不是考試。只要是自己喜歡的,別人也會喜歡的。所以,不用羡慕他人,盡情去畫出屬於自己的一片風景吧。

 

Facebook:鴛鴦茶餐廳 

 

更多相關訪問:

走訪尖沙咀樓上舖,由日本老闆話你知,香港其實有咩特色手信>>《日本人來港都會到這間樓上舖買手信,但他們口味原來與想像中不一樣

廣東話無分國界,日本廣東話Cafe負責人分享>>《日本人也學廣東話!大阪原來有間廣東話Cafe

日本人Blogger愛上香港的多個原因>>《日本女生天天寫Blog教人玩香港:「我愛香港,因為香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