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愛優質生活
首頁   \   港熱話   \   我是賽佛勒斯·石內卜,我想說的是…

我是賽佛勒斯·石內卜,我想說的是…

2015.11.22

文: 藍橘子

 

幾句話簡述我的童年,父親是攻,母親是受,而我從不洗頭…
 
有人說我跟哈利住在親戚家的童年有點像,可是我沒有像哈利那樣,仗著自己是主角就用魔法報仇,事後還裝出一副無辜臉。我只是獨自瑟縮在臥室內,用母親送的魔杖射天花板的烏蠅洩憤。

所以我不洗頭之餘,還滿頭烏蠅。

儘管如此,我還是個帥氣的小白臉,在家附近遇上我心愛一輩子的女人,她叫莉莉。她能使出魔法,但誤以為自己受到詛咒。這時候我就從樹窿爬出來,當場嚇跑了她的姊姊。我在莉莉面前變了個魔法,並證明她是特別的,而不是受到詛咒。在各方面我都跟莉莉很相像,守護神一樣都是母鹿,完全是天生一對。我很喜歡她,我以為會跟她一輩子。
  
但事後我才覺悟到,母鹿要找的,並不是另一隻母鹿。而是一隻跟她匹配的雄鹿…
 
後來與她一起入讀霍格華茲,也許我體內流著父親污穢不堪的血,我被分配到史萊哲林,相反莉莉被分配到葛來芬多…
 
亦因為這個原因,我不願承認體內流著父親的血,我在書本內自稱是「Half-Blood Prince」。很多人都誤以為我是個中二病,竟自稱為混血王子,他們都誤解了,我把自己叫作Half-Blood的真正原因,是代表我只承認體內一半的血統,而我的母親姓氏是Prince…
 
我絕對不是中二病!我絕對不是中二病!我絕對不是中二病!很重要所以講三次!
 
她在葛來芬多遇上我人生中最痛恨的人,他叫詹姆波特。他是個天才巫師,他看不順眼我跟莉莉是青梅竹馬的好友,於是對我進行欺凌。當時我的褲子剛才被脫到一半,倒吊在半空,莉莉突然出現幫我解圍,我的尊嚴不容許我在這狀態下仍被女生所救,於是我對著她怒吼!
 
「我不需要像她這樣低賤的麻種來幫我說話!」這是我一輩子說過最後悔的說話。
 
後來,莉莉跟詹姆拍拖還打算結婚,我勸說詹姆只是個賤人!但她說詹姆已經長大了,跟以前變得不一樣。
 
我再沒有阻止她跟詹姆來往…
因為每次當妳談論到詹姆的時候,眼神和表情是我從沒看過的。
 
一切都完了,我要像其他人失戀一樣自甘墮落,我要做一個Bad Guy!吼!於是我開始研究魔藥吸毒,甚至加入黑社會,老大是佛地魔。
 
有一次,我在酒吧偷聽到鄧不利多在跟占卜師進行面試。偷聽到一個七月月末出生的孩子會打敗我老大,我作為一個忠心Bad Guy便立刻向老大告密。
 
媽的!原來那個預言中的孩子竟是莉莉的兒子…哈利波特。
 
天啊!!沒鼻子的老大摸摸鼻子就動身去殺莉莉和詹姆,我的人生瞬間掉到谷底…
我抱著莉莉的屍體哭了很久,事後我只好找鄧不利多,我說我要當個卧底!喵!
 
鄧不利多說:「既然你這麼後悔,就去保護她的兒子吧!」竟然要我保護那個賤人生的賤種?!我說OK!但不能告訴任何人,因為全校都知道我的莉莉被詹姆搶走了。我還去保護他的兒子,這簡直就是終極羞恥PLAY!
 
那賤種哈利波特毫不在乎所有人的犧牲來保護他,我卻像個媬姆一樣暗中保護他,他總是亂衝亂撞,因為一個惡夢就潛入魔法部,懂蛇語又不高興以為自己是魔王。我呸!
 
鄧不利多說莉莉在哈利體內留下偉大的母愛,我卻說詹姆肯定在哈利體內留下對我的仇恨基因。第一年哈利進入霍格華茲時飛天掃把被下了咒語,我救他,他還誤會是我幹的。
雷木思·路平是個狼人,天狼星當天也有份欺負我,我闖入敵陣救哈利離開,他竟然用魔法打我…
到路平變成狼人還不是躲在我的背後?!呸!
 
沒腦的哈利還怪我殺死鄧不利多,要不是由我來殺死他,那老魔杖就落入佛地魔的支配了!賤種!賤種!呸。
 
最後我還是被佛地魔殺死了…
上到天堂,終於跟莉莉見面,她問我明明這麼憎恨詹姆,為什麼要保護她的兒子哈利。
 
我告訴她:「因為哈利擁有妳的眼睛…」
就宛如鄧不利多曾經問過我,是不是經歷了這麼多事,才對莉莉耿耿於懷。
我發射了一隻母鹿,說我一直都對莉莉念念不忘…
但兩人似乎隔著一道羅生門。
我愛妳,Juno…吖唔係!
我愛妳莉莉。

 

本篇圖文獲作者藍橘子授權刊登,未經准許,請勿轉載!
藍橘子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BlueGodZi/

 

內容評分
評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