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愛優質生活
首頁   \   港熱話   \   回憶中的譚仔

回憶中的譚仔

2015.11.30

文:歐綺文

現在的譚仔,已經無人不識。回憶中的那個時候,譚仔還是只有兩間分店,薄有名氣卻又不太高調。我第一次吃譚仔,是中七那一年,那個家住深水埗的女朋友。在我眼中,她很單純,而且有種清秀的特別氣質,就是那種不吃人間煙火的感覺。她不乏追求者,但她告訴我,我是第一個感動到她的人,所以成為了他的初戀。

她很喜歡吃辣的東西,特別是麻辣米線。雖然過往一次米線的不愉快經歷,我已經有多年沒有吃過米線了。但既然她那麼喜歡吃,我也沒有理由不和她一起去試試吧。當然,這也成為了我迷上譚仔的開始。她,亦改變了我的口味,令我愛上了雲南米線。

譚仔不是什麼貴價的食物,湯底其實不是特別的好吃,也沒有那種日本豬骨拉面的濃郁,只是,它特別的味道,是在其他的地方找不到的。只要你吃過一次,就會像上了癮般的不能停止。或者是因為她帶我來吃吧,我很容易就將喜歡對她的感覺和譚仔掛鉤。還有那種特別的落單方式:「雞肉腩肉炸醬分開上三小凍檸茶少冰。」聽起來有點可笑,但這種像是哈利波特般的魔法咒語,在我們的心目中,就像是我們之間的小秘密,是了解彼此的證明。

當時,我在想這麼特別的餐廳,為什麼不能成名呢?我一方面為它感到可惜,一方面卻暗地慶幸自己可以獨享這小小的美好。因為我喜歡那種當你和身邊的朋友提及「譚仔」,大多也是一頭霧水的感覺。對,其他人不會知道譚仔的好。就像可以和那個女朋友一起,作為一個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男孩,我知道可以一起靜靜的看著妳吃譚仔,就是屬於我的小確幸。

一年過去,譚仔除了深水埗的分店外,開始擴充。女朋友對我說:「咁咪可以週圍都食到譚仔囉?」

她為可以在更多地方吃到譚仔而高興,可是我卻一點也笑不出來。

「嗯…我唔想咁多人知囉其實。」

「你唔係話見到譚仔就好似見到我咁架咩?咁你咪會週圍到見到我,掛住我囉!」

「傻瓜。」

縱使我心底明白,這樣特別的米線,不可能會安於現狀。但每當我幻想譚仔的好終究會有更多人知道,我都會有心痛的感覺。我害怕改變,我害怕譚仔不再成為只屬於我們之間的小秘密,我害怕告訴別人我喜歡吃譚仔,就像告訴別人喜歡聽陳奕迅一樣,淪為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答案。

後來,我們都進了大學,但卻分了手。諷刺的是,同年譚仔亦因為經營者的分歧,拆了夥。譚仔變了譚仔和譚仔三哥,而且以接近新移民來港般的速度擴充分店。身邊的朋友都開始會到譚仔,開始會談論在譚仔吃什麼餸。而妳化的妝,也開始越來越濃,變得越來越成熟,成為大家口中的女神。好一段時間,我還是會到譚仔,喊住那句咒語。然而,我卻再也吃不到那種味道。環顧四週的那種人氣沸騰,我就知道,譚仔,已經不再是以前的譚仔。它已經變了,變得世故,變得普通。人人都知道它的好,而且,亦再也不需要我來認同它了。

 

本篇圖文獲作者歐綺文授權刊登,未經准許,請勿轉載!

歐綺文 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歐綺文-171943943159278/

 

內容評分
評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