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愛優質生活
首頁   \   港熱話   \   許志安遭中國人征服,而陳冠希卻征服了中國人

許志安遭中國人征服,而陳冠希卻征服了中國人

2015.12.02

文:逆嘶亭

十年過去,陳冠希雖頹極一時,終也冒出頭來,跟許志安以及一眾北上自矮的香港藝人相比,可謂高下立見。

之所以忽然講起陳冠希,是因為剛看了一段中國媒體VICE(編按:VICE是美國網媒)為他做的訪問。自從床照風波後,一般人都以為他早已淡出眾人目光,但原來他只是全心投入他的潮牌事業,而且還撈得風生水起,公司年收入過千萬美金。這一切除了源自他天賦本錢,更在於他掌握到自己的定位。

陳冠希善用了自己的外貌條件,在大中華市場,特別是中國,殺出了一條血路。這是太監思維的許志安所無法創造的成就。訪問中,最值得留意的,是陳冠希本人的衣著。每個從背面看的鏡頭,你也會發現他不單打扮得極其平凡,而且寒背。再加上他身高本來不驕人,說是有模特兒的風範,那是自欺欺人。他不過是韓國那同樣矮小的GD的同類。

你可以說,他是平凡中見不平凡,猜測那是因為物料比較挺身,甚至尺碼是為他本人度身訂造。但你無從否認的是,他的潮服之所以發光,之所以有價,主要是拜他的五官所賜。也就是說,他靚仔,根本大曬。

除了靚仔之外,他還有一份中國人沒有的氣質。那是在外國長大才培育得來的氣質。最後加上香港明星這頭銜,從來是香港藝人北上賺錢的光環,他進駐三里屯的原因,很易理解。

另外,中國人欠缺自信,盲目追捧牌子這一點,他也看得非常準確。早些年,香港人都在嘲笑潮童穿CLOT,以及為一對設計前衛的涼鞋拖難混合物而徹夜排隊,但潮服這門生意,在中國,比香港更有利可圖。因為中國九成之上的人,都缺乏審美和品味,多high fashion,搭在他們身上,都只有醜化,成了一件賤肉橫生的ARMANI。他們氣質有欠,上萬元一對鞋,上千元一件tee,加諸其身,連UNIQLO基本款也無法勝過。偏偏,中國人有的是銀彈,又極其樂意以銀彈去建立自信。於是,你看見滿身法美名牌,金光閃閃的人,遊走在廣東道,或是新會道。

訪問裡面,出現的不僅是大量穿戴土氣的青年,還有上了年紀卻自以為年輕的中年男人。他們不知道怎樣的服飾,才適合自己,他們只知道陳冠希很懂潮流,而且潮服價位高,不是一般人負擔得起,於是就大手大手的購置。這種暴發心病,舉國上下,早受感染。

陳冠希是少數可以玩弄中國人於股掌之上的聰明人。無數香港生意人跟藝人,都意識不到,要對自己有信心,要賤視中國人,中國人才會給你面子。他們唱歌唱了十幾年,早是香港的一二線歌手,卻不知廉恥的,跑上鄰國節目蒙面唱歌,或接受別人的無情批評。當許志安對崔健俯首稱臣,連連說是時,他賠上了自己的歌手尊嚴,也連香港人以至廣東話蒙羞。

崔健在台上,原本想講的,確實是許志安的情歌過氣,而非廣東話過氣。然而,他的理由是,他聽不懂,而且很坦白。我可以肯定,如果選曲不是廣東話,換了是英文,像陳冠希那樣流利的一口英文,他不敢有這種傲慢,這種「咱就是不明白,你給我唱普通話」的態度,更不會批評台上的人,代表不到新香港的聲音。

我不知道中國人眼中的新香港聲音是甚麼。我只知道,香港的精神,不容中國人去踐踏,也知道,世界上,很多千古如一的道理,過氣得來而仍然存在,其實正代表其歷久常新。情歌,絕對可以從八十年代唱到二零一五,只要感人,只要有內容。而音樂文藝,既是為了方便不諳表達自我的人憑歌寄意,甚至因找到共鳴而得到解放,用母語,最好不過。大概這也是許志安的初衷。

可惜的是,你已迷失在中國人的舞台。拿了人家的通告費,看上了中國市場的利潤,你就得自閹,就得放下自己對於唱歌的想法。你無法保護你的廣東話,是因為你從一開始就沒有像陳冠希一樣堅持,你名為老鼠,真演活了老鼠。

你以為自己是站在舞台,實際上你只是跪了下來。這一切都是政治。

 

本篇圖文獲作者逆嘶亭授權刊登,未經准許,請勿轉載!

逆嘶亭 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gnimmm/

 

內容評分
評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