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愛優質生活
首頁   \   港熱話   \   澳牛與華星

澳牛與華星

澳牛與華星 (配圖: FB@華星冰室 (華星舊生會專頁))
2015.12.23

文:Terence Yun 

澳牛與華星 (配圖: FB@華星冰室 (華星舊生會專頁))配圖: FB@華星冰室 (華星舊生會專頁)

茶餐廳是應該是香港的特色食店,甚至成為一種文化輸出,當中以快和品種多著名。在沒有真實統計下,個人認為全港速度最快的茶餐廳應該分別是佐敦的澳洲牛奶公司和灣仔的華星冰室,前者是老字號,後者是新秀(都新了好幾年)。兩者所賣的產品的都很相同,以常餐為主,通粉意粉、煎蛋、炒蛋、多士、火腿等。兩者都是客似雲來,客人常滿,一些人更喜歡這種趕的速度感,這才是香港,這種自虐心態居然成為一種體驗,實在估你唔到。

但在體驗的同時,其實個人認為貼錢買難受這心態實在有點奇怪。但在群眾心態是這樣,你又是否要跟呢?當中澳牛的員工態度是極為經典,這是親身經歷,或者不少人都有同樣體驗。

第一次去澳牛已是中學時期,那時候雖然出名,速度快但員工服務仍然倘算正常,至少態度和善。但轉眼經歷了亞洲金融風暴、沙士、七一、金融海嘯、689、自由行,這店依然客似雲來,從一個理性的角度看,該店服務應該是有番咁上下才不會倒閉,但是有時候你總會見到有黑天鵝出現,非邏輯的。速度依舊但服務倒退,員工不願做和趕客程度有增無減。

有日中午十二時在佐敦,想吃澳牛,但走到白加士街頭,條龍長過買樓花,眼見是有拖行履人士,即是自由行,還有其他海外遊客,相信他們要一睹港式文化,作為好客的我,禮讓禮讓,便走到隔鄰另一間普通茶記算了。

另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到澳牛。當天晚上約九時,澳牛人流開始減少,不用排隊但仍然客滿。趕客的侍應指示你到一個特定位置,我便服從性高地坐下,當我準備望牆上的餐牌決定吃什麼的時候,那位員工說了一番話。

「唔駛睇個牌,你望我得啦。」(X你,心諗你塊面係餐牌咩?)

「我要常餐,煎蛋,火腿意。」(幸好我剛剛看完牆上的餐牌才能夠完整地說出我想要的東西,否則好似隨時比人小)

來這店有點像乞食似的。

坐旁邊有兩位年輕的哥哥,聽到這話也覺得好笑。

「佢地係咁架。」一位哥哥笑說。

但另一邊廂硬讓你大開眼界。

三四個妹妹仔坐下來,開心地笑著選什麼東西吃,那位侍應疑似狗公上身佻皮地詢問吃什麼。

明晒,男士無運行,唔該。

火腿意來,意粉發脹到有點像一條粗麻繩般而糊口。趕快吃下實在不想繼續留下來。

一間所謂的老字號店,不思進取,還要倒退,恃生意好降低服務和品質,只是賣老本來騙客。

另一間灣仔華星,卻給我另一種感覺。

下午飯時,這店仍然很多人排隊,多是上班族,所以他們吃都快,走也快。其流水作業和澳牛基本都是同一套路,但態度卻異常。很少見侍應對客人差,時常口邊掛著哥仔食咩呀,妹妹、小姐食咩呀?有時會提下不同餐有咩分別,他們不趕你,但動作快,食物和飲品可以說是即叫即到。吃完你可以不用即走,坐一會也行,但是眾客人都知道定位,不會坐太久便離坐讓下一台客,互相尊重生意和生活。食物其實和澳牛差不多,同樣地兩間炒蛋是出眾,但服務卻兩回事。

無疑華星可以說是二次創作,但二創卻比原作了得,有改善,願進步。前者恃老賣老,老店所謂的特色是扭曲,但有趣的是卻依然有人趨之若鶩要試所謂的樂趣。

潮流興集體回憶,當有日澳牛要執,便會有人走出來說懷念被侍應趕、喝、叫的日子,然後又排一次長龍以示懷念,這便是港式。

有時候吃東西,明白說什麼一分錢一分貨,但是至少也會有一種底線。貼錢買難受,以為這種趕客是一種所謂生活體驗,冇病呀!!出來社會工作,上班時已經趕頭趕Deadline,出外吃餐飯還要受氣?這是一個什麼社會呀?難道受氣是一種娛樂嗎?所謂性價比也不會走到如此極端罷,份常餐不是免費的,有比錢的。

有時候澳牛的態度,其實幾似政府。迫你、趕你、不願意可以大不了走、不會有人留你,因為還有人甘心命底吃,走進來,你吹呀。

或者就是有這樣的心態,才會出了是澳牛和政府。

 

本篇圖文獲作者Terence Yun授權刊登,未經准許,請勿轉載!

Terence Yun 網誌 :http://lunkayun.blogspot.hk/2015/12/blog-post_22.html?m=1

 

內容評分
評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