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愛優質生活
首頁   \   港熱話   \   幾多男人俾「上進心」呢三個字呃咗

幾多男人俾「上進心」呢三個字呃咗

幾多男人俾「上進心」呢三個字呃咗
2015.12.29

 文:高教授

 幾多男人俾「上進心」呢三個字呃咗 網上配圖:elementemagazine

「矛盾只因深愛著 你知嗎 誰期望這刻擁抱完 然後吵架」

由踏入卡拉OK房間,Angela 就默不作聲地坐在一角,與正在興高采烈地唱歌的姊妹們大相徑庭。直到有人點選了這首《矛盾一生》,她才慢慢站起來,拿起 Mic 唱這首歌。

「回頭看最初多快樂 記得嗎 竟會沒決心成家」

唱到這句時,Angela 一下哽咽,雙眼通紅,唱不下去了。Angela 突然的落淚,姊妹們都紛紛上前看她。
「Angela 做咩喊呀?發生咩事呀?」
「我 …. 同 Kelvin …. 分咗手」
「分手?咁突然既,前排見你地兩個都好恩愛,仲話諗住結婚架」
Angela 與男朋友 Kelvin 分手的消息,一眾姊妹都不明甚解。
「我地原本係諗住結婚,但呢兩年以來佢一直都唔願意儲錢買樓,我叫佢去進修,增值自己,揾份人工高啲既工,佢又唔肯,懶懶閒咁,佢真係好唔上進,完全唔為將來作打算,我呢幾年真係好辛苦呀」
說到底,原來又是「上進心」的問題。

從前女人會希望男人有穩定工作,但不知何時開始,工作上的「穩定」已經不夠,取而代之的是「上進心」。「上進心」三個字聽起來很正面,似是看重努力向上的奮鬥過程。只要付出過,就算失敗了也值得嘉許。

可惜問題是,講出「上進心」的人,看重的其實是結果。如果直接了當說喜歡有錢人,聽起來很 cheap,但如果改說喜歡有上進心的,感覺就高尚得多。正如男人說喜歡靚女,就是膚淺,所以要改說喜歡順眼的。

「點解你咁唔上進,成日都安於現狀,你令我好無安全感呀,你有無為我地既將來打算呀」
上星期的周末,Kelvin 如常準備到色士風班做兼職導師。出門之際,被 Angela 叫住了腳步。
「Angela,買樓既問題我地討論過好多次,依家既樓價我都係負擔唔到架。就算儲到首期,以我既人工,去到銀行都過唔到壓力測試,銀行唔會俾我貸款架」原來他們又是為了買樓置業的事而吵架。最近雖然樓價跌,但一個小單位由七百萬跌至六百五十萬,這樣的跌幅對於基層出身,父母沒有積蓄可幫忙的 Kelvin 來講,依然是難以負擔的。
「其實兩個人係埋一齊,開心咪得囉,唔一定要買樓架,好似依家咁樣,租樓住都幾好呀」
「我年紀唔細架啦,我想有個屬於自己既家呀,你話想結婚,但又俾唔到一個家俾我,你叫我點嫁俾你呀」

有一個家,女人才可以嫁,這樣的對白,很像電視廣告。
「你成日話人工唔高,我叫你去進修,搏多啲晉升機會,你又話進修無用」
「Angela 呀,我已經日日做到隻狗咁,為公司仆心仆命,上年我經理走咗,諗住今年有機會升我,點知無啦啦空降咗大老闆個仔嚟做經理喎,我都好無奈」Kelvin 不上進嗎?不,Kelvin 其實很努力,每天都OT到晚上八點、九點。拼命三郎的工作態度,加上去年經理的離職,個個同事都認為 Kelvin 升職是理所當然,可惜世事往往事與願違。畢竟在香港社會,職場上的晉升從來都是取決於人事關係和際遇。「上進心」與「成果」,並不一定是掛勾的。
「我知呢啲空降二世祖係好乞人憎,成世靠老豆,無出色。我公司都有個二世祖嚟做我個部門既主管 …. 」
說到這裡,Angela 欲言又止。 她口中的二世祖主管,是她公司裡某位股東的兒子,最近正向她展開追求。

「Angela,我明白你好想有個家,所以我星期六日都唔休息,去做 part-time,教 saxophone,就係想賺多啲錢,買到樓之後先向你求婚」
職場上奮鬥多年,但事業仍然停滯不前。Kelvin 只好做兼職,幫補家計,完成 Angela 的上樓夢。
「我啲舊同學個個都嫁得好風光,老公有樓有車,我好羨慕佢地呀」
「你覺得我咁無用既話,咁你不如搵個買到樓既男朋友啦」
可能 Kelvin 已經氣上心,說出這句悔氣說話,而這句話一出口,大家都清楚,已沒有轉彎的餘地。
「咁好呀,我地分手啦」
Angela 拿起 Kelvin 的色士風,發洩的擲到地上,以這方式宣告分手。

「Angela,你分得啱呀,女人無幾多青春架咋,勉強同佢一齊無幸福架」
「男人窮唔緊要,最重要係有上進心,如果連上進心都無,咁就真係無得救」
「及早止蝕咪啱囉,趁仲後生,搵過個真係錫自己既人啦,你值得擁有更好架」
K房裡,姊妹們七嘴八舌,加鹽加醋。教人分妻,一向都是姊妹團的拿手好戲。

「當你遲遲未改變 就讓我改變吧 這個決定多可怕」

這天,已經分手的 Angela 將 Facebook 上的感情狀況轉為「單身」,並 post 上這句歌詞。第一個按 like 的人,就是 Angela 說的那位靠老豆、無出色的二世祖主管。like 完之後,他駛上名貴跑車去接 Angela,準備與她的第四次約會。前三次的約會,都是在與 Kelvin 分手之前發生的。
一直說自己是父權主義的受害者,卻又用父權的準則去要求男人。「上進心」這三個字,多可怕。

 

本篇圖文獲作者高教授授權刊登,未經准許,請勿轉載!
高教授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professor.ko/

 

內容評分
評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