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愛優質生活
首頁   \   港熱話   \   大怪獸家長:幼稚園考五級

大怪獸家長:幼稚園考五級

2016.04.01

文:墨者

圖:flickr(@himugraphy)

最近看到幾篇文章有關音樂和學琴的,前者是大約提出香港樂壇有實力的歌手紅不起,後者文章是表達一位老年人仍有熱誠去學琴的文章。本人是一位兼職小提琴導師,雖然只教了約一年半,但已接觸過很多不同「種類」的學生,年紀由三歲至三十多歲也有,主要學生群是小學生。

本人於琴行一對一任教,並非上門任教的。最初頭幾個學生是小學一、二年級,而且是初學,所以我十分歡迎家長在旁觀看學生的學習的情況,免得學生口裡說著知道,其實心裡卻是「一舊雲」。

還記得當初應徵後的數天琴行打電話來:

「喂?係咪x Sir啊?後日星期六朝早十點有個學生俾你,你準時到。」

我:「咁佢之前有冇學過?幾大?」

琴行:「無學過,六、七歲左右啦我諗。有冇問題?冇就咁。」

我還未有時間反應她已經掛線,可能是因為平日琴行的補習太忙,也沒花太多時間跟我說話,不過她也說得很清楚,就是後天星期六早上十時,要教一個沒學過小提琴的小朋友。那天我便自己在家用五線譜的紙寫了一些基本的樂理知識和一些基本姿勢的圖片等等。星期六那天我準時到達,家長媽媽見到我後第一句是你好,第二句便問我要買什麼書。

我:「其實小朋友啱啱先學,頭幾堂都唔需要買書住既,俾佢知道基本嘅…」

我還沒說完,家長媽媽便插下去繼續說:「唔洗買考試書?定係你會俾考試書佢?」

其實我已經在跟家長對話前想過他們大約會說什麼,但萬萬都想不到她會說考試,就像連加減數都不懂的人想考微積分一樣。我:「考試呢…考試就其實唔可以咁急嘅…不如我地上左堂先啦好唔好?」

家長媽媽:「都好嘅,咁xx你乖乖地跟阿sir去上堂啦,一陣落堂我黎接你」xx是學生的名字。

然後家長媽媽把那個很可愛的Hello Kitty背包、一件外套、一支水、一包紙巾、和一塊手帕、一個很可愛的筆盒、一個很可愛的文件夾和數張白紙在學生面前放進那個背包中,還叮囑學生口渴便要喝水,冷便要穿外套等等的說話,其實上課時間已到,不過我也要企在她們面前聽說這些說著這些說了不下數千次的說話。等了差不多十分鐘,學生終於和媽媽道別了,但有一樣東西很重要的,她媽媽沒有給她,是「小提琴」。

那位學生很開心地跑進了琴房,而我便叫著家長媽媽。

我:「你未俾小提琴xx喎!」

家長媽媽十分驚訝:「吓?我報名果時你地嘅同事同我講唔洗買嫁喎,所有野都係你地提供!」

然後到我十分驚訝了,可能是我不太了解琴行的制度吧。我:「咁…咁我轉頭問一問琴行先,咁如果冇琴,今堂就會先教基本嘅樂理。」

家長媽媽:「哦好啦是但啦,我趕時間,你去同xx上堂先啦!」

然後我經過櫃檯,問一問同事:

我:「我想問呢…點解啱啱果位家長話上堂嘅野係琴行提供?你地係咪會俾個小提琴我嘅學生上堂?」

職員:「唔係啊,小提琴梗係要自己買啦。琴行會提供琴房俾學生學琴。」

我都不知道如何回覆她了,我:「好啦,咁無野啦。」

我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家長又說琴行會提供所有東西,琴行又答我一些什麼「提供地方」的奇怪答案,幸好我準備的筆記有很多基本樂理,講兩、三堂也應該可以的。

上堂一共遲了十五分鐘,那學生是報半小時的,為免麻煩我便補回所有時間給她。

上堂時學生十分認真聽我說,我也說了很多她應該知道的樂理知識,還給了她幾行的功課。誰知道下課後一走出去,家長媽媽怒氣沖沖的看著我,我正想跟她說她的小朋友學得不錯時,她便先開口:「點解咁遲?佢一陣仲要補習!」

我聽到一個幼稚園三年級的小朋友要補習也十分奇怪,不過我也沒有理會她,我說出我想說的,免得她又說趕時間:「咁如果佢趕時間咁我講快少少,因為一共遲左十五分鐘上堂,所以我補返十五分鐘俾佢。另外我問過琴行,小提琴係要自己買嘅,所以麻煩你今個星期去幫佢買一個小提琴,size係1/8就可以。同埋今日教左佢好多基本既樂理,佢都好明白同學得好快,我都俾左幾行功課佢返屋企做。」

我講這一番話時其實家長很想插口的,但我講得比較快才沒有被她截停,因為我知道這位媽媽並不簡單。但最後她聽到「有功課」時竟然十分開心,嘴角向上一翹,然後跟我說:「有功課就得啦,我聽日會幫佢買,你whatsapp俾啲琴嘅資料我就得,我地趕住走,下堂見。」

家長媽媽給了我電話後,然後她們便飛快地跑出了琴行。隔天我便在whatsapp跟家長媽媽說了一些大型琴行的資料,和注明了是買1/8大小的小提琴,亦跟她說了現時的琴是練習之用,不用買得太貴,數百元已經可以。她回覆了:「ok」,我猜她應該知道我在說什麼吧。

星期六又來到了,她們早了十分鐘來到,家長媽媽拿著小提琴,我呼了一口氣,幸好有買到小提琴,不然學生來學小提琴便變了學樂理。

家長媽媽:「阿x sir,點解我小朋友返到屋企連一首歌都唔識拉?個琴仲要冇聲?」

「吓?」我心裡大喝一聲。

我:「其實上次都講過,因為上堂無琴,所以我只係教左佢基本嘅樂理。另外個琴冇聲嘅問題我一陣會同你嘅小朋友講。」

家長媽媽:「哦…原來係咁,咁去上堂先啦,記住要十點半落堂!」

我:「係係…知道知道。」

然後進了琴房我打開了那個小提琴,是一個1/8大小的小提琴,但我看一看琴內寫的字,是一個不便宜的牌子。多數這樣小型的小提琴很少會做得太高級,因為小朋友長高得很快,所以買得太貴也很快要換。

算了,可能是她們有錢吧。然後那堂我教了小朋友的基本姿勢,和使用肩托、松香等等的配件。最後我也知道家長們一定是要聽到小朋友拉歌,而不是一些沉悶的練習,所以我用了很短的時間教了她拉「小星星」的頭一句。

下課後如上星期一樣,我匆匆說了幾句簡介上課說過的事然後她們便走了。第三個星期上課前,家長媽媽:「點解我小朋友返屋企拉得咁少?我買左本書,我問過人好好,唔該你同我教識佢拉依本書!上堂!」

我從家長媽媽手中拿到「那本書」,「ABRSM violin Grade 5 Exam Piece 2016-2019」,這是一本五級的考試書,才第三堂便想一步登天,我完全低估了怪獸家長的威力。原本我是不相信家長會這樣怪獸的,就算在網上看到一些文章,我也不太相信,但現在事實就在我眼前。她要求我教一個連基本姿態也不太好的幼稚園小朋友考五級試。

我:「其實小朋友係應該先學好基本功,然後再練…」

家長媽媽:「我理得你,佢下年就要考小學,我上網check過啦,依家七月,仲趕得切報下年四月考試,好啦快啲上堂!」

我:「但係…」

家長媽媽:「得嫁啦,我個女好聰明,佢實得嫁啦,你直接教佢依本書就夠,同埋其他考試啲野囉,咩音階果啲啊,我諗你都知嫁啦!總之下年四月要考到個試。」

我:「其實如果未練我基本功,連考一級都會有難度。」我理直氣壯地說。

家長媽媽:「得啦,我都話我個女好聰明。快啲去上堂啦,記住十點半要準時落堂。」

我:「好,咁我會將你嘅小朋友升做五級,學琴時間最短四十五分鐘,你想今堂開始轉定下堂,定係下個月先轉?」

家長媽媽:「吓?佢都未考到五級我點樣交五級學費啊!你去上堂先啦,我會同櫃檯傾!」

然後我便進了琴房上課,我也不知道應該教她什麼好,看到小朋友拿著一個剛剛買的小提琴,連五線譜也未數好的情況下要她學習五級考試歌,我都不知道是她倒楣還是我。我依舊教她姿勢和樂理知識,不過那堂我將速度加快了兩、三倍,我知道她根本跟不上,但我也要符合她媽媽的要求,畢竟我只有一個學生。

上課時我隱約聽到她媽媽在櫃檯大罵職員,大約也是因為學琴時間的問題吧。下課時我跟她媽媽說:「我相信xx每日練五個鐘,一星期上三堂,每堂一個鐘,我諗應該下年四月應該可以考到五級試。」其實我也知道這個學生下個月肯定也不會再學的了,不過我也想令她的怪獸屬性轉為正常。

可是家長媽媽跟我說:「我同琴行傾好左啦,照舊一星期一堂,每堂半個鐘,初級。」

我:「咁…咁好似唔啱規矩。」

家長媽媽:「得嫁啦,我地趕時間走先!」

我還未說完她們已經走了,我找了琴行中比較高級的職員問一問,她們說這些事經常發生,學生多數很快會棄學,所以叫我不用將此事太過上心,以平常速度去教就可以。

家長緊張子女當然重要,但未免過份緊張。當然有小朋友在幼稚園便考級,但她們會將所有時間放到練琴上,不會學數樣樂器、補習等等,更何況是一個幼稚園三年級的小朋友要在數個月考五級試?就算一個學了數年有基本功的學生,練五級考試內容也最少要三至四個月時間。若各位家長看到此文章,希望你們不要成為這種大怪獸家長,小小的怪獸已經可以推前小朋友的起跑線。

 

 

本篇圖文獲作者墨者授權刊登,未經准許,請勿轉載!

墨者 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makzewrite

 

內容評分
評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