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愛優質生活
首頁   \   港熱話   \   史上最難 Listening 題目

史上最難 Listening 題目

2016.04.07

文:八十後好先生

   圖:flickr(@kansir)

 

今日是星期日,紅字,無奈內子繼續返工,於是我只好繼續單拖。到兩點半,下午茶時間,去相熟的餐廳,胡亂點了些東西。突然,旁邊來了兩人,坐下。相貌大家想必也不會感興趣,故亦不欲多作形容。

精彩的是他們的對話(利申:真的無意偷聽):

侍應見他們舉手,聞風而至,開門見山:「兩位想食 D 咩呢?」

可是,他們原來根本未有決定。於是,像公開試Oral discussion的討論,旁若無人地在我身邊展開:

「我想食乾炒牛河,咁你呢?」

「我無咩所謂,不如食西多士。」

「好呀。」

「但咪住,我突然間醒起上次阿邊個話呢度辛辣麵好食。」

「咁轉囉。辛辣麵囉。」

「不如…」

「我都唔食西多士,改成星州炒米。」

「好呀好呀。」

「但我地兩個都食麵,會唔會太飽呢??」

「應該都唔會太飽。」

「唉咪喇都係,你唔記得今晚我地要去……(聽唔到)食飯咩。」

「咁,唔好食咁飽。」

「不如都係要番西多士啦。」

「唔好,西多士都肥。不如改食三文治。」

「三文治,咁要咩三文治,呢度有好多款可以揀,係咪呀?」

(轉身問塊方面已燶燶地有多士 Feel 的侍應先生)

侍應:「呢度已經有寫,寫得好清楚。」

「有無吞拿魚?」

侍應(crescendo, forte),一指餐牌:

「只係有火腿,蛋,餐肉,牛肉,雞!」

「唉無吞拿魚,都係唔要……」

「……」

靜默。

(此時牆壁上的電視,正播放DO 姐有問題的節目預告)

「我都係決定要番岩岩果個……星州炒米。」

「你剩話好似唔係話要乾炒牛河咩?」

「係,乾炒牛河。我決定要乾炒牛河。嘻嘻。」

「嗯,好啦,我決定要沙律配薯條。」

(喂呢個從來都無討論過架喎,做咩突然彈出黎架?!)

終於侍應臉上紅一陣青一陣,匆匆寫了單,立即離開。

我心想,侍應先生的修養,倒是十分到家呢。

 

本篇圖文獲作者八十後好先生授權刊登,未經准許,請勿轉載!

八十後好先生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gghusband/

 

內容評分
評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