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絕版卡通書籤店中尋 求知書屋尋寶記

絕版卡通書籤店中尋 求知書屋尋寶記

2016.07.08

舊區就像個回憶的寶庫,走進去輕敲一下,總會有新奇的發現。迷路也不見得是壞事,無意中搭錯了車闖進堅尼地城的某條街,偶然發現了一間舊文具店。文具店名為求知書屋,喜愛舊物的我自然走進去尋寶。

從外望去,求知書屋是典型的舊式文具店格局。由於空間不大,門前堆滿了各式各樣的大件貨物,內裡以白光為主調,走廊僅容一人通過。

走進店內,一如所料,它的歷史並無拖慢貨品種類的更新。一般文具、手工用品、玩具應有盡有,與尋常連鎖店無異,還有一些小學補充練習正在減價促銷。據店員所說,求知書屋開業至今數十年,由廿餘年前搬到現址,有很多舊東西都在搬店時散佚了。

還記得那些美好的時光嗎?絕版的紙製品

雖說如此,數十年的老店也總會找到一些歷史痕跡。在店內走著走著,無意中在貨架上掛著封滿塵的掛袋,內有一些從未見過的小卡片。

拿出來一看,明顯是上世紀的產物。紙片泛黃,印刷質素一般,字體多是新世明體及標楷體,上面的語句更是肉麻兼老土。

這些小卡片以宮崎駿作品為主題,配圖配得不錯。《再見螢火蟲》、《龍貓》這些經典場面,雖然隔了兩個年代,仍然家傳戶曉。《再見螢火蟲》看了一次就不敢再看。當然還有一些是以歷久不衰的星座、生日祝福和友情為主題。據店員介紹,這些都有十幾二十年歷史,現時早已絕版。

店員見我有興趣,告訴我可能有一些還在倉庫,不過要找一找。說著,俯身在旁邊的小倉庫中找呀找,過了一會兒,捧著一大袋卡片和書籤走了出來。

書籤比小卡片大,但風格也是差不多。可能是因為書簽的材質是純紙面而非燙膠面的關係,歲月痕跡比小卡片多,有過膠的還好,沒過膠的書簽早已退色,鮮紅也變成了淡粉紅,如同下了filter一般。

書籤的題材也比較豐富,由《飛天少女豬士丁》到《美少女戰士》、加菲貓到四大天王皆有,還記得他們嗎?在未有yes card 的年代,大家可能也玩過這些卡。

真.日本貼紙

在倉庫中找著,不知怎地又摸出了一袋透明小貼紙。表面上與一般貼紙無異,怎料卻是真.日本貼紙,小巧精緻 。

「呢啲日本貼紙全部靚嘢嚟,可惜無人識貨。」店員如是說。驟眼看下去確實普通,可以反轉後面,標籤上卻是日文。每張貼紙大約只有八分一張A4紙大小,標價十元,對現在來說也算得上是高級貨。

還有這個骰仔擦膠,偶而在倉底找出一兩個,轉眼便賣清光。

木製玩具被禁?

在賣卡片旁是賣玩具的小角落,一般舊文具店都會同時售賣小玩具,怎料玩是卻與昔日的大不相同。所有玩具,不論是棋類、轉盤甚至是竹籤,都明顯看出是大陸製的膠玩具。沒錯,是膠竹籤。

店員向我解釋,那些舊玩意一來很多已經停產,二來政府基於安全理由禁了很多木製玩具,因此現時所售的都是膠玩具。不論是象棋、飛行棋還是鬥獸棋,現在都鮮能找到木製產品。但最膠的還是「膠竹籤」,完全沒有那種質感,紙盒亦及不上舊四方木盒的典雅。

誰會想到,當日兒時日日玩的挑竹籤,今日竟會被當作危險品。

經營書店的兩種人

「自從電腦興起後,書店文具店便開始息微。現在還在經營書店的只有兩種人,一是文化人,他們不視書店為一盤生意,而是透過經營書店增添自己文化氣息,可以當這批文化人過世後,後人多不願再做虧本生意;另一種是紅色資金,他們的店大得不得了,可想想賣幾支筆怎能負擔這麼貴的租金,他們明顯是另有目的,錢不是考慮因素。」

「現在文具店書店買少見少了!」說起書店的未來,老闆有點唏噓。

 

HK 港生活 APP 登場!
Android 版:立即下載
IOS 版:立即下載

Follow us:
即like UHK 港生活facebook, 追蹤城中大小熱話;
Instagram: @ulifestylehk

免費登記成為U Lifestyle 會員
即時接收最新資訊並盡享獨家優惠

免費登記成為U Lifestyle 會員
即時接收最新資訊並盡享獨家優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