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 歲跳芭蕾?不算老!

2021.06.11

梁鳯楷(Carmen)身穿一襲純白紗裙,在舞台上以腳尖撐起身體旋轉數圈,一字馬式坐落地上,台下傳來陣陣鼓掌聲。這個動作對芭蕾舞者並非難事,令人嘩然的是,Carmen 一頭銀髮,其實已屆 72 歲。她在 62 歲,才開始這場與芭蕾舞的戀愛。

有愛無懼

Carmen 自小喜歡看芭蕾舞表演,但從沒想過自己去學。年輕時為事業奮鬥,無暇探索興趣。直至退休後,丈夫去世,她在痛苦中渡過了三年:「兒子也有自己的工作和家庭,總不能時常陪我。有時一個人都不知道該做甚麼,生活很苦悶。」她意會到自己該有喜歡做的事,生活才能重拾光彩。

丈夫的離去令她更注重健康,在偶爾的機會下她參加了一個芭蕾纖體舞班。老師的飄逸風姿,令她不消一堂便愛上芭蕾。從沒有舞蹈訓練,也少做運動的她,那時就連腳也抬不起來,自知沒有基本功不會做到優美的動作。於是 62 歲的她轉到正規的芭蕾舞學校報導課程:「跟小朋友一起學也不怕,因為鍾意。我腦海內全是芭蕾舞動作,想做便去做了。」

Carmen 62 歲才開始學習跳芭蕾舞。

其他同學都年紀輕輕,Carmen 一頭銀髮特別搶眼。

愈痛愈愛

學校老師一視同仁,「沒有當我是長者,做不到的話照樣嚴厲。」「戰戰兢兢」是她對初學數年的形容,因為所有步法都由零開始學,姿勢也做得不太正確。一些芭蕾舞基本動作如轉圈需要一定的平衡力,對成年初學者來說是一大挑戰。將勤補拙是進步的不二法門,她一星期上三、四天堂,住在新界的她甚至在家中騰出空間改造成一個小型舞蹈室,方便平日練習。

現在她做一字馬看似毫不費力,卻是苦練三年的成果。老師每次上堂都會幫學員壓腿,初時她身體像「一座山」:「一壓下去,汗水如大豆般大粒,從身體內逼出來。如果抵受不住痛楚,總是喊『得喇得喇,斷喇斷喇』,便永遠都壓不到下去。你必須要捱過這個痛苦的過程。」痛苦使她的筋骨逐寸靈活起來,三年過後,右腳終於可向前落地做一字馬。

 由「一座山」練成一字馬,靠三年苦功。


Carmen 領悟到身體對自己很公平,付出愈多,收穫愈大。「你真的喜歡的話就會花時間,一定有收穫,不練習就沒有收穫。」芭蕾舞對身體由頭到腳的擺法都有要求,音準和節拍都要準確,「老師說過,一隻舞沒有跳上幾千遍,不會發揮得好。」至她考完第八級,她才感到真真正正愛上芭蕾。老師對學員要求愈是嚴厲,她對芭蕾的興趣愈濃,終覺自己「開竅」:「心內不再擔心記掛下一個舞步是甚麼,舞步和音樂都熟悉了,很自然便跳到出來,發揮自由,真的很開心。」

有舞萬事足

如是她一跳便是第十一年,舞技日長的她感覺身體沒有隨日子變老,反而年輕起來——血液循環、心肺功能改善了,肌肉變得充實,手腳靈活了,精神更加煥發。從前有失眠問題需要服藥的她,現時已經很少服藥。但她坦言,年長的身體跟年輕人始終有別,筋骨容易變硬,稍為一星期不練習,筋骨便會開始硬,所以她至今堅持一星期上三、四堂。

Carmen 說長者跳芭蕾舞,拉筋一定要做足。


不少人未到三十歲便天天喊老,但這個字從未出現在 Carmen 的腦海:「我不在乎年紀,我不會理會別人說,年紀那麼大學來幹甚麼,都快去『那兒』了。因為人生很短,在餘下的人生,能夠做喜歡的事,只要我仍有精神跳,日日都可以跳舞便已經滿足。」芭蕾讓她痛苦,但她甘願承受這一切,只因為單純的愛。這場戀愛,她還想一直談下去。

芭蕾舞 減關節退化

香港中文大學醫學院矯形外科及創傷學系臨床助理教授凌家健,是中大舞蹈醫學團隊的顧問醫生,他接受本刊電話訪問時分享,芭蕾舞屬帶氧運動,對身體的心肺功能有益,更可減少骨質疏鬆、肌肉流失及關節退化的機會。更有研究顯示,跳芭蕾舞的長者較少出現抑鬱及腦退化。

不過,芭蕾舞中不少動作對少做運動的長者來說有一定難度及風險,建議長者選擇有避震地板的舞室,穿着合適的舞鞋,初學時也可扶穩扶手,以防跌倒。

Carmen 穿了腿襪保暖,減少受傷機會。

參與舞蹈錄像

Carmen 最近在《我的無限舞台》[口述影像舞蹈錄]中與其他視障、輪椅人士及年輕人共舞,表演即興舞蹈,又在《我玩故我在》劇場中表演戲劇及舞蹈,活得比很多年輕人更精彩!

《我的無限舞台》是香港首個口述影像舞蹈錄像,由四位不同年齡和身體特質的舞者,包括長者、青年、輪椅使用者、失明舞者共同創作。錄像設有「口述影像」,以語言描述影像,讓視障人士可以用耳朵欣賞,亦設有通達字幕,讓聽障人士可以了解影片的聲效。

YouTube: 藝造人才 Artscompana

立刻訂閱Telegram優惠頻道:

↓會員迎新禮遇150 U Fun換禮遇↓

↓ 立即入App到任務區領取 ↓

立即入App到任務區領取

評語

獨家優惠

輕掃查看其他優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