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直奔新界東北 任食隱世豆花

直奔新界東北 任食隱世豆花



近月,新界東北地區的古洞、馬屎埔、坪輋、打鼓嶺,這幾個名字每天都在報章上出現,發展與否,各界議論紛紛。可是,無論傳媒報導如何詳細,腦海中對她們的印象一直只流於文字,卻欠缺畫面。因此,我決定要去東北走一趟,填補這塊失落的碎片。   

其實,三個發展區相距有一段路程,一天內走訪三地甚為吃力,建議一日遊一區。今次東北之行我選擇了上水古洞區,事不宜遲,出發!

第 1 站 古洞村 保衛家園堅持到底

 由上水港鐵站出發至古洞村,你可以選擇步行(路程約 1 小時),或是坐小巴(車程約10 分鐘),當天小弟心急希望趕快到達古洞,故選擇了後者。 小巴長驅直進,高樓大廈逐漸在眼前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座座矮小平房。

 在古洞村公所下車,這裏人不多,附近卻掛滿抗議海報,遊客都可聽得到村民反對遷拆、捍衛家園的聲音。 這裏除了民居,還有士多、酒樓、小工場,以及車場等,環境不算清幽,但勝在抬頭可望到一片遼闊天空,使人心矌神怡。

 餓了,可到村公所旁的錦益茶樓進餐。錦益雖是茶樓,但也兼做茶餐食物,當天點了奶茶、油占多,味道亦佳。

 都市化令香港鄉郊茶樓買少見少,建議大清早來試試這裏的早茶,細味的不是食物本身,而是地道的環境及氛圍。

第 2 站 雙魚河 賞水鳥觀牛群

 路在口邊,在古洞村問士多大姐附近有什麼地方值得一遊,她想也不用想教我到雙魚河看雀仔,然後再到河上鄉 $8 任食豆腐花。好吧!就依着大姐的路線走。

 北區鄉郊地方大多路窄貨車多,古洞村口至雙魚河的行人路段,不時有大貨車在身旁疾風駛過,充滿壓迫感,可幸路程僅約 5 分鐘,轉入雙魚河後豁然開朗。 雙魚河畔的道路寬闊,踏單車的人不少,但樹蔭不多,宜備傘同行。

 這河段確是賞鳥好去處,沿途水鳥處處,惜小弟知識淺薄,叫得出名字的只有小白鷺。要知道賞鳥易,拍鳥難,雀鳥警覺性高,稍稍走近,牠們便遠走高飛。想拍得一張像樣的飛鳥照片,耐性少不得,這段 30 分鐘的路程,隨時 2 小時都走不完。

 今次雙魚河之行,除了水鳥外,還有意外收穫。走至中段,驚喜發現牛群出沒。牛大哥扶老攜幼,全家出動在河邊吃草,大牛拖小牛,好不溫馨!

第 3 站 河上鄉 侯氏族人根據地

 據古洞士多大姐建議的行程,從雙魚河直走,便可覓得 $8 任食豆腐花。但走至雙魚河中段,給我看河畔兩旁各有一個出口,左邊前往河上鄉;右邊到塱原濕地。好奇心驅使下,決定兩者皆去看看。

 先右轉去塱原濕地,入口處有一個破舊的導賞指示牌,教你去看荷花塘、魚塘、馬啼田等。濕地其實是一個農村,開段泥路易行,沿途田園風光明媚,有各式各樣的植物。但走下去,田路變得愈來愈狹窄,及不斷出現分叉路,開始出現迷路跡象。

 這時候,恰好遇到一個農夫大哥,他警告村內有惡狗,不建議我繼續走,無可奈何下,只好原路截返。 回到雙魚河,轉往河上鄉出發。

 河上鄉乃原居民村落,由侯氏族人於北宋時代興建,至今是新界五大族之一。這裏有一座居石侯公祠,為香港法定古蹟,古時是村校,今時今日卻成為村民祭祖和舉行傳統儀式的場所。而祠堂附近的康樂中心,亦屬懷舊建築,現已變成茶水間。

第 4 站 鴻淘士多 $10 任食豆花豆漿

 離開居石侯公祠,繼續沿雙魚河一路向北走,逐漸看到深圳那邊的高樓大廈,及至邊境禁區告示牌後轉左再轉右,過了懲教所便到達 $8 任食豆腐花。 豆花店名叫「鴻淘士多‧羅太豆花」,這裏地方很大,有充裕的單車泊位,是日正有一隊 10 多人的馬鞍山單車友長征至此進餐,食物是他們預先聯絡老闆娘準備的。

 說回主角豆花,原來古洞士多大姐的資訊已經 outdated 了,任食豆花豆漿已漲價至 $10。先叫一碗熱豆花(因為沒有凍的),然後自己加黃糖及糖水。豆花好滑,豆味不太重,可惜山長水遠步行至此再吃熱食,大汗淋漓,感覺不是味兒。 其實這裏豆花份量足,吃一碗也應足夠,但任食下,豈能一碗便鳴金收兵,於是 encore。老闆娘見我滿頭大汗,推薦我凍豆漿溝豆花,份量是 1/4 豆花;3/4 豆漿,但這裏豆漿味道很淡,兩溝後要再加糖水,方有甜味,兩者比較下,我還是比較喜歡純豆花。

 今次之行,讓我充分體會到新界鄉郊之美,希望日後回來,抬頭望,可以繼續看到一片廣闊天空,而非要在高樓大廈間窺探着小罅景。

免費登記成為U Lifestyle 會員
即時接收最新資訊並盡享獨家優惠

免費登記成為U Lifestyle 會員
即時接收最新資訊並盡享獨家優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