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愛優質生活
首頁   \   港熱話   \   DSE走馬燈

DSE走馬燈

2016.04.06

文:月生

   圖:FLICKR(@Charl Cater)

這是當年我正式考DSE前一刻的感受。

由收到準考證到安坐在試場的桌椅上,我都覺得有種輕瓢瓢的不真實感,就像自己瓢在空中,只由一根名為大學的細線牽引著才不致被強風吹得不知所蹤,在空中是向左或向右都是不由自主,只是順應著風向隨風而擺。所以直至我在中文閱讀卷寫上第一劃的前一刻,我都覺得自己是渾渾噩噩。風太大,線太幼,但除了死命抓著眼前的絲線,就別無選擇,這是直到我考前一刻的感覺。

「咦,我讀咁多年書辛苦補習咁多年,就係為咗呢一刻?」

聽到宣佈開考的一刻,寫上第一筆,就有這種感覺。眼前突然出現一種回首多年讀書上學生涯的走馬燈。上堂記下無數的筆記、放學背著沉重的書包追巴士就為趕上補習的時間、走入補習的大廈時是光天白日,走出時已經月光微晞的景色、臨考前覺如臨大敵,晚晚輾轉反側睡不安枕。

「原來緊張咗咁多年,都係不過如此。」

這時正式寫上第一筆反而覺得放下心頭大石,反正都回不了頭。走馬燈放映的期間,我呆了大約半分鐘的時間,這半分鐘的走馬燈將我在空中扯了下來,覺得終於有種腳踏實地的感覺。發覺原來這種「DSE恐懼症」是源於「自己嚇自己」的不安,當實際開始做反而覺得試卷並沒有自己之前所想像般的恐怖。

可能受到走馬燈的影響而出現了迴光返照的作用,令我走出考試前所恐懼的陰霾。之後寫第二筆、第三筆回答問題時都能揮筆疾書,思路無比清晰。

「怯,你就輸一世」

在DSE中最大的敵人其實就是自己所想像出的恐怖感覺,恐怖會令你未正式做已經膽怯,扯了一半的白旗,回答問題時思前想後,怕答錯而寫一筆刪兩筆,最後就真的被嚇怕,連細線都斷了,孤伶伶地瓢在天空。

 

本篇圖文獲作者月生 授權刊登,未經准許,請勿轉載!

月生 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moonsonson/

 

作者的其他文章:
>> 請珍惜仍知道你中文名的朋友 
>> 路人甲 
>> 陪女神玩機動遊戲玩到暈低咗

 

內容評分
評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