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愛優質生活
首頁   \   港熱話   \   佔領最忌拖 激情難敵悶

佔領最忌拖 激情難敵悶

港人對民主的訴求強烈,但也會倦會悶,拖字訣更是消磨熱情的利器。圖為旺角彌敦道的「佔領區」內有市民在踢毽。 (陳國峰攝)
2014.10.03
港人對民主的訴求強烈,但也會倦會悶,拖字訣更是消磨熱情的利器。圖為旺角彌敦道的「佔領區」內有市民在踢毽。 (陳國峰攝)  
 
佔中持續,公眾擔心政府再以武力對付,但其實佔領運動的大敵,是時間。日復日地佔領,卻等不到明顯成果,當拖到激情減退,支持者失去耐性,還可持續多久?

自周日(9月28日)佔中正式開始,一日又一日,金鐘、銅鑼灣及旺角等的「佔領」已經持續5天。

警射催淚彈 激發民眾上街

回顧最初,佔中運動由激情及義憤所點燃。警方於周日向和平示威者發射催淚彈,但武力驅散並沒迫退民眾,反而更多人加入,令佔中的頭炮打得響。

近日坊間流傳片段指警隊一哥曾偉雄聲言「沒有做錯」,但政府部署已明顯變招,連日「佔領區」也未見警方再有強硬行動。直至昨日,有大批示威人士包圍政府總部,警方口風才再轉硬,指不排除採取武力。

究竟如何叫停這場佔領運動,已成為政府及各界人士的頭痛問題。運動一方已提要求,但當局立場強硬,「傾得埋」空間並不樂觀,但也沒有人願見警方再出動武力驅趕。

會否有另一場警民嚴重衝突對抗,固然令人擔憂。但另一方面,佔領運動面對如此局面,又是否有力延續?

莫忘了,佔中的最大引擎動力,來自群眾的熱情,拖字訣是消磨熱情的利器。佔領是街頭靜坐、捱通宵、日曬雨淋,消耗體力也沉悶得很。

下周上班上學 考驗市民耐性

港人對民主的訴求強烈,但也會倦會悶。之前佔領區內出現踢足球、BBQ的場面,《海闊天空》唱得多,居然唱起《月亮代表我的心》,嘉年華式佔領被叫停,但日夜地坐,玩手機、傾談,可消磨多久?熱情如何維持?

再拖,也考驗市民的耐性,本周有多天假期,但等到下周,返工的返工,上學的上學,還剩下多少人堅持是一大考驗。

「拖」的殺傷力,還見於將激發更多內部矛盾,示威者眾多,何況還是一場沒有明顯領導的運動,激進派、溫和派各有堅持,近日已見謠言湧現,還有示威者之間的爭執及內訌等,「無人駕駛」,沒有人可以一錘定音,時間一久,內部矛盾及分裂就會出現,今天還可冷靜地保持大局,但秩序還可保持多久?

另外,群眾運動的更大考驗,還在群眾對示威帶來的影響的忍耐,何時超出底綫。

佔領華爾街 有頭威無尾陣

佔中範圍遍布多區,連日已爆出不少衝突,如有居民投訴示威噪音,有駕車人士投訴阻街等,銅鑼灣區有人從高空投擲雞蛋、西瓜皮。灣仔及中西區學校多日停課,來自校方及家長的不滿聲音,會否愈鬧愈大?

市民忍耐度有限,隨着佔領日子拖長,持久戰將愈來愈不利。

外地不乏有佔領示威活動,也是輸在「拖」。例如2011年美國的佔領華爾街運動,初期在多個城市遍地開花,聲勢浩大,單在紐約就曾有5萬人參與,但持續約一個月後,人數愈來愈少,最終警察武力清場,輿論及民眾對此也反應不大,運動也未見可以「東山再起」。

台灣2006年曾發生紅衫軍「倒扁」運動,數十萬人在凱達格蘭大道長期靜坐,要求時任總統陳水扁下台,但陳水扁拒絕、議會又無法通過總統罷免議案,持續30多天, 參加人數也愈來愈少,最後於10月再發動一次包圍總統府的「天下圍攻」後,亦難扭轉已氣勢大減的局面,被形容是「師老兵疲」,也是敗於拖得長,士氣難維持。

今次佔中可見民眾熱情,但會否已見頂?當涉及民生、經濟受影響,大家還有多大忍耐?

佔領總有限期,長期作戰不利,運動若一直維持膠着,悶拖下去,難免逐漸「洩氣」。運動要繼續燃燒,一是再有可挑起民眾情緒的事件,但此未必是大家樂見。但若不打破悶局,則不只對參與的民眾,對政府也是一場消耗。

與其再拖下去,如何尋求對話空間,或許是這場運動不至於贏了開頭,輸了收尾的出路。
 
佔中運動連日爭議
 
文:香港經濟日報 

內容評分
評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