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愛優質生活
首頁   \   港熱話   \   陪女神玩機動遊戲玩到暈低咗

陪女神玩機動遊戲玩到暈低咗

2016.03.18

文:月生

 

曾幾何時,喺海洋公園仲係畀香港人去的時候,我都整過幾年的年證,得閒就走入去行下,睇下熊貓搭下纜車咁。因為我覺得特登畀錢入去玩機動遊戲嚇自己係件好戇居的事,所以頂多入到去都係玩下飛天鞦韆過下癮就算(最唔過癮係排隊的時候會有好多小朋友同你一齊排隊係你隔離嘈住哂),而我覺得過山車跳樓機呢啲係可遠觀而不可褻玩,但我相信每個男仔都有試過焗住要頂硬上的時候。

有次我同女神阿絲一齊去海洋公園玩,入去冇耐佢就話要去上山玩機動遊戲,我為咗減低玩機動遊戲的次數,諗住拖得一時得一時。
「你唔係連鎮館之寶安安佳佳你都唔睇呀嘛?」

「呢啲係小學雞同大媽先會有興趣」阿絲面露不屑咁講

話口未完就畀佢拉住我去咗搭部名為「海洋列車」的地鐵去上山。

「點解唔搭纜車要搭地鐵咁冇情趣?」我問佢

「唔係地鐵,係海洋列車,咁搭海洋列車快啲吖嘛」

「明明同地鐵冇分別,邊到海邊到洋,睇過」我平時去海洋公園都係為睇熊貓同搭纜車,但而家兩樣都冇咗所以有點兒不滿。

因為我哋揀平日去所以樂園入面冇乜人,提多次,當時仲係畀香港人去居多,所以冇乜大陸人。

「不如我哋去咗玩滑浪飛船先,平時要排好耐,今日冇乜人我哋可以瘋狂玩」我哋一落地鐵(我唔會改口)阿絲就好興奮咁講。

一路行過去個陣我一路諗佢係咪認真,陪得佢嚟其實我都豁出去預咗要玩,但冇諗過係同一種要玩幾次,愈諗愈不安。

正當我仲躊躇緊的時候原來已經到咗滑浪飛船的入口,我頂,真係一個人都冇,所以連畀我深呼吸做心理準備的時間都冇就已經上咗船。喺隻船行到最高就嚟衝落去前一刻,我已經嗌定先。

「你嗌乜嘢呀,都未跌落去」阿絲坐前面我坐後面,佢特登擰轉頭恥笑我

一次、兩次、三次、四次,水花喺眼前濺起再兜頭淋落嚟,我哋足足玩咗四次的滑浪飛船。我哋全身都濕到滴哂水,玩完四次之後發覺,其實機動遊戲又有乜好怕喎。

「不如我哋再玩多次先去玩其他嘢吖」阿絲個樣愈玩愈興奮

就係咁,我的掉以輕心令我玩第五次滑浪飛船的時候中咗伏。因為我哋玩咗咁多次玩到成個人都濕哂,玩到第五次坐喺佢後面先發覺佢成件衫濕到透透哋若隱若現,而且佢把長頭髮濕咗之後傳出陣陣的甜香,正當我分心的時候突然一股好強的離心力扯我個人落去,我想大嗌但因為頭先畀阿絲搞到我分咗心,連隻船已經行到最高都唔知,所以完全冇心理準備,我「吖」的一聲都未嗌得出就已經落咗去。

「叻喎,今次嗌都唔洗嗌」阿絲回眸向我一笑

「係呀…經你調教過吖嘛」我落到嚟之後覺得頭先未嗌得出個下「吖」好似卡住喺喉嚨同心口頂住頂住咁

行行下突然腳步浮浮眼前一黑。唔知過咗幾耐,覺得塊面好似枕住啲嘢,感覺滑膩溫軟,個鼻覺得熱辣辣,聞到陣陣的薄荷香味。一睜開眼就望到阿絲低頭望住我,表情帶著三分關心七分恥笑,原來我枕咗喺佢大骴,呢種只會係青春偶像劇同動畫先會出現的場面令我差啲開心到再暈低。

「月生你好虧呀,玩滑浪飛船都可以玩到暈低咗」阿絲一邊講一邊笑到格格聲

「乜野虧呀,頭先畀其他嘢搞到我分咗心先嚇親我」作為男仔對個虧字好敏感,所以我即刻指住遠處的跳樓機,面有不服咁講「一陣我哋玩呢個」。呢刻我已經聞出原來嗰陣薄荷味係白花油嚟。

「哈哈,原來而家呢個年代仲有女仔袋呀婆香水出街」因為我頭先畀佢恥笑完所以想是但搵啲嘢反擊

「乜喎…驚有蚊吖嘛」畀我笑完佢即刻雙頰飛紅,但因為我枕喺佢大骴,而且佢講嘢個陣離我塊面好近,佢講每一句嘢的時候都吹氣若蘭,聞到陣陣的香味,搞到我都開始面紅,之後我就尷尷尬尬咁起番身。

面對機動遊戲,相信每個膽小的男仔都試過焗住頂硬上,除咗係為捍衛自己的面子,更重要的係希望想同身邊的人一同感受個種心跳、個種刺激、個種共赴患難的心情。

 

本篇圖文獲作者月生 授權刊登,未經准許,請勿轉載!

月生 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moonsonson/

 
作者的其他文章:
>> 請珍惜仍知道你中文名的朋友 

 

 

內容評分
評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