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愛優質生活
首頁   \   港熱話   \   大怪獸學生:「我淨係練考試範圍就得」

大怪獸學生:「我淨係練考試範圍就得」

2016.04.01

文:墨者

之前出了一文,名為《大怪獸家長:幼稚園考五級》,若沒有看過此文章的讀者可以稍移玉步,先看一看該篇文章,該文章可算是這篇文章的上集,若不想看的話,我在此簡略地簡紹我的背景。

上篇文章簡介:

『我是一位兼職小提琴導師,於琴行進行一對一的課程,我只教了約一年半,但我涉獵的學生種類也很多,由三歲至三十多歲也有。我於上一篇《大怪獸家長》文中提到我第一位學生,家長任何事都不理,連小提琴也沒有就跑來上課,心中只要小朋友考五級的證書。表面上家長只是在無理取鬧,只想傾盡金錢令自己的女兒在最短時間能拿到五級證書(注意:並非五級程度),很多讀者笑說家長是典型的怪獸家長,但實際上這位家長只是普通例子。』

圖:flickr(@Steven depolo)

現在香港不僅僅家長變了怪獸,瘋狂地將知識、課外活動催谷在子女身上,務求子女一朝成名,贏在起跑線,一星期學習十數樣樂器、語文、補習已是家常便飯。

家長瘋狂催谷,導致學生壓力過力,自殺、情緒病等等的問題愈來愈普遍,但現在的社會很奇怪,當一件事愈來愈普通的時候,大家都不會去想那件事究竟有沒有問題。很簡單的說,小學功課量很大,這是人所共知的事實,要一個小學生每天應付十多樣功課,還要溫習測驗、考試,一個小學生當然應付不來,於是他們便會找一些折衷的方法。

首先,功課不能不做,所以功課就算有二十樣也要全部做好。但測驗考試往往便有很多看似無關考試範圍的練習和內容,雖然是在課程裡面,但是因為不計分、又或者考試不會考到,小學生便不會理會。例如「視覺藝術」科的習作,有很多學生只是把習作推給父母做,又例如中文科不停抄寫的練習,學生很多時都不會理會,又或者隨隨便便做完就算。最後學生便會覺得考試便是學習的全部,只要考試高分就可以,其他任何事情都可以不理。

話說回來,這次題目是「大怪獸學生」,命題原因是因為一位跟我學琴差不多一年,卻完全不肯練琴、即使有時間也寧願呆坐看電視的學生。

一開始學琴時他是十分有興趣的,不過始終不肯去數音符,然後我便每堂都講解一次,他便好像每堂重新學一次一樣。半年過去,別人半年應該可以完成第一本書的,他只完成了幾首歌,和一些十分十分基本的技巧,在他眼中他有練過的歌便是拉得最好,我要他拉得跟我一樣,他說沒可能,他的能力只能拉成這樣。

半年後我決定算了,他不肯相信自己能拉得更好,於是便不去練琴,不練琴便拉得更差,這是一個惡性循環。於是我便跟他的父母解釋他這樣的情況,父母表示不介意,他開心就好。

我當時不敢相信香港還有家長會放任給小朋友自由學習。

事情直到最近,他已經學了一年,進度還是十分慢,不過間中也有練習,第一本琴書算是完成,可以說成有進步吧。然後我給了這位學生第一首「練習曲」,顧名思義即是一些很悶、重複性的練習,主要是令他的手指速度、熟練度有所提升,他劈頭第一句便問我:「依個考試考唔考?」

我:「依個啊…都好難講既,你之前練既野考試都會考,都係嗰啲音啊嘛!」

學生:「我問過我啲同學,考試考三首歌,依個係咪嗰三首歌其中一首?」

我:「唔係啊,你啱啱先攪掂第一本書,慢慢黎啦,練五、六首有用嘅練習曲,跟住睇下你個進步係點,再決定開唔開始拉考試歌。」

我心想:「其實這個學生一星期只拉一首歌一次,根本沒可能考試。」

學生:「咁我唔練依首啦,你直接俾考試歌我就得,我練到!」

我:「真係練到?」其實以他現在的進度,我猜起碼要練三年才練好考試歌,但也只是練熟,達合格水平。

學生:「得啦,我之前嗰幾首歌都好好啊,阿爸阿媽都話我拉得好好,叫我去考試啦!」

我:「其實考試唔係咁簡單,雖然話你要考低級嘅試,你唔需要去理解成首音樂,但係你連好多基本功都未做好,就算我俾你去考,你都係會唔合格。」

學生:「唔怕啦,我考試未試過唔合格,你話我岩岩嗰首歌錯左三個音,即係我有97分啦!」

我:「音樂係藝術,其實唔可以用分數黎衡量。」

學生:「我數過啦,啱啱嗰首歌有40個音,我當一個音三分,咁即係我都有91分啦!你俾考試歌我練得啦,其他唔洗練。」

我:「如果淨係計你完全拉錯嘅音你係有三個,錯少少嘅野,例如無啦啦停低諗一諗,拉左隔離條弦……總之有好多細微嘅錯都係會計!。」

學生:「咁你話我啱啱首歌有幾多分啦,我錯三個音。」

他十分執著他只錯了三個音,還不停將錯誤量化成為分數。我不敢亂給他評分,實際上他拉得很差,而且那首歌只有兩行,考試歌是兩頁,根本不能比較。最後我放棄與他爭論,我只是跟他說這樣拉會不及格,然後那堂便下課,下課後家長來接他走。

家長:「今堂係咪學考試歌啦阿仔?」

學生:「唔係啊!阿sir唔俾我學。」

我:「係咁嘅,ABRSM考試其實要求每位考生都要練熟每一首歌,然後要去夾鋼琴伴奏,除左三首考試歌之外仲有音階、sight-reading、aural等等嘅部份。」

家長:「哦,原來咁複雜嫁,咁慢慢練啦阿仔,知唔知?」

我:「咁今堂我就俾左首練習曲佢,咁佢返去拉頭兩行,如果進度好嘅話,拉多五、六首練習曲,之後再練下其他歌就可以開始拉考試歌啦。」

家長:「好啦,咁我地返去練琴啦!」

起初我以為會有一個很好的開始,下星期回來學生依舊沒練琴。

學生:「好難啊依首歌,不如直接拉考試歌啦!拉依啲野都無用。」

我:「練習曲就好似你學乘數咁,你唔先學加數,你點知乘數點做?」

這個學生是一個完全不明白道理的小朋友,每當我用學習打比喻,他便會開始說他在學校讀書很好之類的事。

學生:「唔係啊,一一如一、一二如二,你問我我都識嫁!邊洗學加數啊!加數二年班都唔學啦!」

我:「咁係咪依家你要計四式運算就唔洗識一加一啊?」

學生:「一加一我識啊,等於二啊嘛。」

最後我也決定放棄跟他講道理,然後我也拒絕了直接教考試歌的要求,我繼續和他拉練習曲。下課後家長又問:「今日啲歌拉成點啊?」

我:「麻麻地啦,我建議佢返去,一星期起碼練兩個鐘啦,咁就會進步。」

家長:「好啦我明白,咁依家首歌大約拉幾耐可以考試?」

我:「其實上次都講過,起碼要拉多五、六…」

家長:「係喎係喎,咁不如你直接俾考試歌佢練就得,如果依首歌唔考練黎都無用啦,上星期佢每日都拉成個鐘啊。」

「每天練一個鐘會連兩行的譜也不知道是什麼音?」我心想。

我:「唔得嫁,要先打好基礎…」

家長:「唔怕啦,學校佢讀書好叻仔嫁,放心俾佢就得,你一陣whatsapp個書名俾我啦,我地趕時間,走先啦唔該哂。」

事後我知道那位學生真的每日練一個小時,但原來是拉一次,然後坐著看電視,然後一個鐘後再拉多一次,然後收琴。家長說這是針對性訓練,針對每一首歌來練習就可以,就好像他在學校讀書一樣,只讀考試範圍,只讀老師說會考的內容就可以。

香港教育已經變質,連一個普通學生,學習其他知識時也只想走一條針對性的捷徑,其他打好基礎的事情已經完全放棄,最後將所有分數量化,錯一個字就扣一分這樣的學習,不如學校直接給考試卷學生背,然後考試那天默出來?

仔細想一想,這個學生應該不是典型例子,就想上一篇《大怪獸家長》的例子一樣,香港教育的情況逼使人人如此,追趕起跑線已是家常便飯。不過我這個學生已經很幸福了,沒有補習、沒有很多的課外活動,放學可以坐在家看電視。雖然不練琴,但他說他喜歡,家長雖然口中說要考試,但其實也是愛理不理,在整個根本不太注重考試的家庭,竟然小朋友會說出「只給我考試範圍的內容練習就可以」,「錯一個音扣一分」的說話,相信大部份注重成績考試的家庭,情況更甚。

 

 

本篇圖文獲作者墨者授權刊登,未經准許,請勿轉載!

墨者 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makzewrite

 

作者另一熱門文章:

>> 其實自己將垃圾放入垃圾桶有咩問題?
 

 

內容評分
評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