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史丹福碩士寧棄厚職 只為創香港本土客製手錶品牌推全球

史丹福碩士寧棄厚職 只為創香港本土客製手錶品牌推全球

2017.12.21

如果有一份在眾人眼中穩定而前途無可限量、薪金非常不錯的工作,你會否跳出舒適圈,搞一盤具有風險的生意?而在史丹福大學機械工程碩士畢業的Quinn (黎鈞國),曾在美國持9萬月薪,在世界知名企業工作,但他為了一個夢想,想全球都識Made in Hong Kong品牌和商品,辭工在香港創業,與朋友一同創立讓客人設計獨一無二機械錶的個人化手錶品牌「EONIQ」。

大學時已開始研究「砌錶」  之後有朋友拜託的生意
Quinn大學時就讀機械工程,好多時都要「落手落腳」做,而在此了解機械設計,為日後「砌錶」打下基礎和信心。當在史丹福大學就讀時,就真的開始上論壇留意鐘錶設計、如何打磨。

 

一開始用較便宜的機芯和零件試砌,也失敗過不少次,到真的有信心才用瑞士產零件砌,慢慢開始有朋友留意到他配戴的手錶好獨特,便拜託他「砌錶」,作為像結婚禮物等有意義的禮物。

 

曾於美國HP (惠普)持9萬月薪任產品經理  並有機會取「綠卡」
Quinn畢業後就在美國HP (惠普)公司出任產品經理,當時已領9萬港幣月薪,而因為美國向來留人材亦有一手,公司指要是想要「綠卡」可提出要求,會幫忙申請。不過當時剛好全球知名管理顧問公司麥肯錫 (McKinsey) 亦聘請他做顧問,回流香港,每星期來回飛往香港與北京等大城市。

而在麥肯錫公司工作時,不時都會接到朋友委託客製手錶的製造。在香港、在內地見客時,客戶看到他手上的手錶也會很感興趣,當時的上司亦向他訂造妻子與女兒剪影作為錶面的設計,入面使用瑞士機芯。而上司都很滿意,一直戴著。種種原因都令Quinn慢慢對這門生意建立了信心。

想在香港搞這個品牌  多於香港是個好地方
Quinn沒有選擇留在美國,而是決定在香港建立EONIQ,背後原因只是為了想在香港創立本土品牌,再在國際打響名堂,讓不同國家的人知道「Made in Hong Kong」的品牌。他笑言想在香港做,多於因為香港是個好地方,想做一件事就會找不少的理由去支持自己去做,所以他也找到不少以香港作為總部的原因。

父母不太贊成回流  甚至反對Quinn做生意
其實原本Quinn小時候家境富裕,父母同樣做生意,但經歷了金融風暴後,捲走不少家財,在香港艱辛捱過好一段時間,因此不希望他離開美國,回香港發展。當時Quinn在麥肯錫公司香港分部工作時,他們也不時問何時可以轉職回美國。

當Quinn決定要創立EONIQ個人化手錶品牌,父母二人都反對,因為覺得生意賺來的錢「來得快也去得快」,而且開始做生意就回不了頭,會跟之前從事的行業脫節,他們就是一個例子。種種因素讓他們寧願Quinn「打工」,也不想要他承受風險地做生意。

到現在,Quinn創立EONIQ兩年多也明白父母的苦心,因為「創業難,守業更難」,自己做過就會知道有多難,他亦笑言將來有子女並且想踏上做生意的路,同樣也會像父母一樣反對。

所遇到的困難  應否放棄原有的「原則」和「堅持」
客人可以在官網上設計不同圖案、配搭不同機芯、時針、錶帶,刻上名字或有意義字句在自動陀之上,亦可在師傅即場指導下,親手為手錶裝嵌自動陀,感受獨特的體驗。

創立EONIQ的原意是讓客人可以設計獨一無二的手錶,用來自用或當作禮物都非常有意義,但背後有一個困難,就是不少人要自己一手一腳設計的話,一來腦海難以想像製作出來後的畫面,二來會對於其他人看到是否同樣覺得好看,而產生了不安和沒有自信,變成了不少客人原本對客製手錶很感興趣,亦因這兩點而有所退縮。

而且這種客製手錶簡約,當中所用的零件好與壞是表面看不出來,而用上好零件的成本不少,當一隻客製手錶跟市面上著名品牌手錶的價錢相約時,客人亦會變得多加考慮。

這幾點會令品牌在市場發展產生了一些難處和局限,Quinn表示仍在摸索中,要堅持原有的道路,還是作出改變,都要由時間來證明。

尖沙咀K11購物藝術館 2 樓實體店

部分相片由EONIQ提供。 

 

 

免費登記成為U Lifestyle 會員
即時接收最新資訊並盡享獨家優惠

免費登記成為U Lifestyle 會員
即時接收最新資訊並盡享獨家優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