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愛優質生活

【專訪前TVB主播陳珍妮】講錯李克強阻晉升 來生不做新聞人?

陳珍妮
2015.07.15

文:Marcus
「Your Work Seems Like Fun!」提到新聞主播這職業,好多人都會充滿無限幻想,每日在公仔箱內報導天下大事,猶如正義聯盟上身,行公義好憐憫,亦可名利雙收。好了,大家是時候停一停,看看真正的新聞畀界是什麼一回事,今次的訪問主角是陳珍妮(Jenny),而你不知道她是誰?她是TVB前新聞主播!還不知?把「李克強」讀成「李克勤」那個!她最近出了本新書《TVB新聞部血淚史》,揭開大台新聞部黑暗面紗,原來每單報導背後都有個有血有肉的主播故事,現在就有請這位「復仇者聯盟」成員來一次大踢爆!
陳珍妮

曾經好True好Pure
Jenny:「讀書是一分耕耘一分收穫,但做新聞可以做好多都無收穫。」

畢業於中大中文系,再取得中大新聞系碩士,Jenny和很多傻豬Fresh Grad一樣,希望在傳媒行業闖一番事業,報導真相,宣揚她相信的價值,可惜她只遇到一波又一波的打擊。第一就是人工待遇,自小讀書不錯的她說:「為什麼讀了這般學歷,人工比其他行業還低?大傳媒都是上市公司,為什麼可以找名學府的畢業生來剝削,每天做十幾小時?加多點人工也不可?」她稱由上一代,到她那一代再到新一代的新聞人起薪點都只有一萬幾千,當物價已經番了幾番,她奉勸想入行的人如果屋企唔等錢洗又好有理想好捱得才去馬,筆者會心微笑,這是序幕,接下就看看她的理想如何被毀。

(Jenny唔只中文好,英文都好流利!)

插滿箭的背 載滿淚的眼
Jenny:「我都在螢幕前喊過,亦有試過畀髮型師整喊……離職前半年壓力大到成日睇醫生,又要食安眠藥同血清素。」

報紙經常用新聞主播間的明爭暗鬥炒作,Jenny不覺得大機構分黨分派有什麼出奇,人與人之有夾有不夾是正常不過,她是喜歡做主播的,卻不懂複雜的人事關係,可能不自覺得罪人,常被編派一些地獄更表,試過半年上通宵更,亦有上司明明答應出她用心做好的一隻故仔,最後卻不了了之,種種被冷待和攻擊令她漸漸心灰意冷。
陳珍妮

笑看新聞蝦碌史
Jenny:「嗰次因為唔舒服食咗藥先讀錯李克強做克勤,
但真係影響到我前途,上頭有啲嘢唔畀我讀,唔知係咪關呢個名事?

包括筆者,網上每隔一段時間都會從櫃桶底拾回一堆蝦碌片來笑(詳看《點止得中東呼吸中吸呼吸綜合症?10件每次看都忍不住笑的新聞蝦碌史》),當中包括Jenny的,她當時的確不開心,她說新聞主播也是人,甩轆是正常不過,事隔多年,她和我們一樣都是一笑置之,她澄清:「其實我不是李克勤Fans,只是喜歡他某些歌!」

常吃清蒸大河蟹 沒有個性的主播
Jenny:「啲稿成日畀人改頭換面,直頭成個意思唔同晒,不過從來唔會解釋你聽點解咁改。」
Jenny:「You please everybody即係You please nobody。」

「新聞自由」,是每個新聞人都相信的價值,但理性一點都知道這只是書本上的四隻字,實際上從不存在,Jenny坦言上頭會下命令不准報某某的新聞,直腸直肚的她無理由不還擊?她說:「無用的!他們不會聽!」,她承認現實是殘酷,主播們可以有的「選擇」-走或留!

這又不能做,那又不能做,主播還可做什麼?Jenny:「美國的主播都是有立場,新聞根本就是有立場的東西,主播本應是最有個性,雖然可能涉及利益,但他們要做的就是利用他們的魅力去影響大眾決定,否則大家要一部讀稿機便可以,為何還看主播美不美?
導火新聞線(圖:HKTV)

 (《導火新聞線》說香港有新聞自由,事實真的如此?) 

我不是小花
Jenny:「我年紀都唔細,仲做小花?雖然夏蕙BB都係BB啦!哈哈!」

TVB新聞部除了出名有花蟹,當然還有美女主播,小珍BB、翠瑩BB、紫盈BB、嘉 儀BB、萃雯BB,怎少得珍妮BB,對於「小花」這標籤,Jenny說自己可能有點女性主義,認為這個名有點負面,好像女主播就是貪慕虛榮,要從屬於男人上位,電視台找一個衣著整齊、樣貌標緻的人報新聞無可厚非,她反問難道找個著睡衣的人? Jenny強調:「靚不是一切,如果要一個花瓶,買一個景泰瓷來插花吧!不要漠視主播的功能,一個靚女連趙連海同劉曉波都分不清的話,她會做到主播嗎?」至於網民對她外表的評價,Jenny:「不要說我樣衰就算吧!」

女主播眾生相(圖:YouTube)

TVB公關公司
Jenny:「我試過幫親建制的公司做公關,好辛苦,明知係公司錯,無得Defend都要搵個說法回應傳媒。」

經過重重壓迫,2012年Jenny終於受不了要離開,結束4年的主播生涯,她說:「打風、新年、倒數、搶包山、頭炷香、梁振英當選、馬頭圍塌樓等等新聞我都做過,是時候出去走走。」出面的空氣亦不是很自由,傳媒的天職是揭發社會不公的事,挑戰權威是必要的,公關則是權威的盾,要保護權威的利益,現在在保險公司做Marketing工作的Jenny做過短時間公關,認同內心經常有掙扎,但她很多前同事都走進這行,而且相當成功,主播好像成為一個賺大錢的跳板,Jenny:「他們有名氣不是錯吧!如果有兩間保險公司,一間好多人識,一間無人識,不是說無人識那間有問題,但你幫襯多人識那間亦好合理,因為對他們有信心,我不相信我的前同事無能,即使用 Microsoft Word都是能力,何況他們怎只如此,否則在商業社會,他們都會被淘汰。」
眾前主播早前集合拍廣告  (圖:FB@方健儀)

(小學作文題)我最難忘的新聞
Jenny:「劉曉波攞諾貝爾獎嗰次,影住張空櫈,所有人為佢喝采,但佢又唔喺現場,嗰刻好想喊。」

主播是很壓抑的,為了保持專業形象,要盡量把情緒收藏,鏡頭後哭過,鏡頭前要當無事發生繼續報導,另一次令那時做通宵直播的Jenny想哭的是菲律賓人質事件,我想不用多講,大家身為香港人都明白那感受,你可能當時在家中用了幾卷紙巾,但她只可眼淚在心裡流。
劉曉波因在囚無法親領諾貝爾獎(圖:the Australian)

(劉曉波因在囚無法親領諾貝爾獎)
菲律賓人質事件(圖:YouTube)(菲律賓人質事件新聞片截圖)

唔想做白痴 勿睇TVB
問:「你而家睇唔睇TVB新聞?」
Jenny:「無睇好耐!」
問:「咁你唔睇新聞?」
Jenny:「睇英文台多,上網睇多。」
問:「你仲喺TVB時睇唔睇TVB新聞?」
Jenny:「睇Cable多!」

無綫新聞是不是真的是是旦旦?Jenny幾年來見盡新聞部上上下下懶理的態度,有人寫錯字唔理,甚至寫寫下一隻故仔走了將手尾交給別人。進入大台前,原來她在亞視做過10個月,她回想那邊可能無收視壓力反而更自由,當大家都以為亞記紅底,Jenny反讚有時比TVB更有驚喜,例如把六四報導放頭條。亞視再見後,剩下TVB,正正式式一台獨大,Jenny不擔心電視霸權,她說:「霸權只是一廂情願,大家都會上網,新一代都不看電視,以前得報紙和電視的時代就有霸權,因為電視新聞有畫面又簡短,政府的官都依靠TVB發消息。」
TVB vs CCTVB(圖:網絡大典)

寫書不認輸
Jenny:「我出書唔係為報仇,你要話我搏上位,消費過去,消費新聞主播的光環都無辦法。」

上年偽文豪一本《TVB血淚屎》,以前PA身份插爆大台引起一場大戰,Jenny的新書《TVB新聞部血淚史》又想挑機?原本她想出一本小說,但偽文豪叫她第一本書應該找點大眾有共鳴,題材較搶眼的,香港人大多不尊重新聞工作者,認為資訊是免費,面對剝削,旁人都是說:「做新聞係咁㗎啦!預咗啦!」她不想把不合理的事合理化,所以就選了寫新聞。她喜歡看楊絳、章詒和的書,他們寫的都與他們經歷過文革有關,Jenny認為她在新聞部也有很多痛苦的故事,不是每個人都可以寫出來,所以她也想透過這本書和大家分享。
《TVB血淚屎》(圖:白卷出版社)

 
《TVB新聞部血淚史》

投奔法國 舞出珍我
Jenny:「法國人唔會一世為層樓,佢哋會尊重藝術,尊重多元,唔會干涉其他人嘅生活方式。」

大家聽清楚,陳珍妮已不是主播,她真正的身份是一個舞者,十幾歲開始習舞,現在會不定期演出和教舞,跳舞在做新聞期間是重要的發洩工具,這是她個人的天地,個人的舞台。Jenny另一新興趣是學法文,她喜歡法國文化,或許在這個機械社會,她想像法國人做一個獨立的個體,呼吸自由的空氣。
舞者陳珍妮
舞者陳珍妮

後記
Jenny:「以前我好天真,這份工讓我和世界接軌。」

放下主播Tone,陳珍妮是個很率直的人,雖然她表明不會回大台新聞部工作,但她無後悔做主播,還感謝前同事們令她成長,有朝一日,她仍想像外國名主播Oprah Winfrey一樣成為意見領袖。

當有人批評堅固得像化石的制度時會被說成不飲水思源,但如果這些水是鉛水,你會繼續飲嗎?

內容評分
評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