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文字師一生奉獻書法!死守北角皇都戲院 不求賺錢捍衛正統「真體字」

2020.06.18

近日有不少人慕名而來,走到北角皇都戲院大廈找被稱為「文字師」的歐陽昌,於膠牌上提字幾句。從前熱鬧無比的街坊商場,如今變得破舊殘缺,天花褪色剝落,迴廊上擺著幾堆垃圾。只有位於幽暗角落的「京華招牌」仍然發光發亮。狹小的空間擺滿了各式各樣的字牌和字畫,看似雜亂,卻亂中有序。五彩斑斕的發光燈箱和招牌更是吸引了人們眼珠的注目,引起了人們對這座皇都戲院和「文字師」歐陽昌的關注。

皇都戲院曾於上世紀50年代見證北角大街小巷的繁榮興盛。平日的北角英皇道上喧鬧不絕,人群熙來攘往,車水馬龍,與屹立於道路中心,破舊冷清的皇都戲院成了強烈對比。面對城市規劃的重重考驗,皇都戲院最終也敵不過清拆厄運,家家戶戶都相繼遷離,就連皇都正門的商鋪都拉上大閘,貼上數張搬遷啟示;字裡行間,那粗糙的一筆一劃之間潛藏著無數唏噓。如此寬大的商場如今只剩下一個毫不顯眼的入口,不盡處遺下一家名為「美高梅」的鞋鋪,喇叭錄音聲不斷重覆地播放著︰「各位街坊,皇都戲院大廈清拆啦,蝕本大平賣,千祈咪錯過…」走進陰冷無人,透不進一絲陽光的漆黑之中,喇叭聲於長長的迴廊裡迴繞,發出最後的哀號。盡管如此,於黯淡無光的廊道盡處卻透出一絲耀眼的光線,彌漫著陣陣僅存的人氣,那是歐陽昌的「京華招牌」。

被稱為「北角文字師」的歐陽昌是極少數仍然留守於皇都戲院的商戶。年約六旬的歐陽師傅經營「京華招牌」逾30多年,大半生奉獻給書法的他多年以來為過不少商鋪改名題字、造招牌等。如今竟然要為相識多年的鄰鋪寫搬遷啟示,他百感交雜,更以字體的變化用作表達悲憤相交的情緒。「所以我幫佢寫結業都有用另一種字體,正宗嘅真字體最起碼係好端正,而幫佢哋寫結業嗰種字,我故意寫得歪歪斜斜,爛頭爛尾嘅感覺。」歐陽師傅突然止話下來,示意叫筆者留心聽一聽「美高梅」鞋鋪傳來的喇叭錄音聲。對於皇都戲院的清拆他是這樣形容的︰「你聽唔聽到聲聲淒厲啊?」
「心血緊要過臍帶血!」每當談及「真體字」,歐陽師傅總是口若懸河,還撲東撲西,為的是找來一塊手寫招牌,或是一幅手畫的畫,然後他又娓娓而談起來。「『真體字』係好靚,連香港小姐都比不上佢。它十全十美。」他認真地說。從他說起「真體字」時手舞足動的模樣和那堅定的眼神,可知他對於「真體字」的鍾愛程度是旁人無法想象的。「我唔喺到呢 (皇都戲院),咁我去邊到啊?」予他而言,「真體字」與金錢是無法劃上等號的,寫字能否用來賺錢並不重要,賺不了錢的話最多吃便宜一點,穿便宜一點,沒太大關係的。他坦言最大心願莫過於是能夠讓「真體字」得以百世流芳,不希望「真體字」隨著皇都戲院的遷拆而失傳。他明白皇都戲院大廈清拆在即,但他仍堅守直到最後。「如果將來有能力的話,我便再找一個地方用來教書法吧。」
皇都戲院大廈的清拆之日在即,歐陽昌師傅則表現無恙,淡淡然的吐出一句︰「仲未知啊,做得一日得一日啦。」想目睹師傅親手寫的獨門「真體字」就把握時間趕於皇都戲院清拆前來到「京華招牌」。如果想師傅幫你寫一手好字,更可以花費約$100造一塊字牌作為留念,等候時間約半小時。

延伸閱讀

立刻訂閱Telegram優惠頻道:

《UU熊 Home Chat》新登場!

↓↓Chat一Chat 即攞Stay Home Tips!↓↓

Chat一Chat 即攞Stay Home Tips!

U Lifestyle App《TV》專區隆重登場!

↓↓試玩、試食、試用影片任您睇↓↓

U Lifestyle App《TV》專區隆重登場!

評語

各區優惠、玩買食熱點!
港生活
《香港好去處地圖》
Click一Click就知道! 立即用

各區優惠、玩買食熱點!
港生活
《香港好去處地圖》
Click一Click就知道! 立即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