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街頭代客寫詩 廿六歲男與有緣人交換小故事

街頭代客寫詩 廿六歲男與有緣人交換小故事

2015.05.08

文: C編

「有人來過,有人離開

 有人說過後巷很可怕

 有人是誰」

4月,上環多條燈柱被貼上「代客寫詩」的傳單,我初時以為是退休人士玩意,原來是一位26歲男生的小攤檔。

「上環樓梯間

 喘著氣的我

 嗅到了一陣

 瘋人的氣味」

 

 

王道顯Nixon,不是甚麼著名現代詩人,他跟我一樣,是大組織旗下的一名打工仔。因為熱愛新詩,Nixon周末會抽空擺攤,代客寫詩。「第一次代客寫詩係喺上年12月,當時油麻地有一個市集活動叫『活化墟』,我同朋友就去擺攤,賣啲二手嘢,我就再幫客人寫詩。」來找他的人,好明顯都是好奇之士,對話匣很客易便打開。「題材嘛... 有關佢哋嘅故事,我叫佢哋同我分享一個小故事,然後我喺酒塞或者層層疊上寫低一首詩畀佢哋。」

  

「酒塞之上

 輕筆幾句

 文字之間

 滿載感情」

Nixon特別鍾情酒塞上寫詩,酒是一種充滿感情的載體,大家開心、不開心都會開支酒,那麼那個酒塞便可以是當時心情的記憶體。寫在酒塞上的另一個原因,Nixon有一位非常愛酒的朋友,幾乎每日都會飲一枝酒,而多出來的酒塞,就送給Nixon來寫詩。或者可以這樣說,每一首詩,背後都有一枝酒,朋友喝的酒。

這位朋友的肝藏,成就出寫詩的攤檔。你出肝,我出膽,肝膽相照。

  

層層疊(Jenga)亦是他喜愛的載體,這代表了一種童年回憶,把有緣人的過去刻在層層疊上,別有一番意義。 

  

「自由的定價

 自由的施與受

 寫出了

 寫不出的自由」

每次Nixon擺檔,他都會放個錢箱在面前,酒塞的旁邊,代客寫詩沒有定價,純粹根據客人的喜好,由他們定出價錢。「我做呢件事純粹係想同人交流,如果講價錢就唔係果回事,所以由佢哋自定啦,維持到一個自發活動嘅酬勞就夠。」有無試過有人唔畀錢?「哈,都有唔少架。」不過Nixon不會因此不快樂,因為他做此事並沒有甚麼特別目的,純粹隨心,喜愛寫詩,便為人寫詩,僅此而已。最大的得著,是來自那些朋友的故事。

 

「做代客寫詩,我會主動請佢哋分享故事,當中有啲都幾難忘。例如,一啲人會講以前後悔嘅事,童年嘅故事,發過惡夢...」講到最記得的一件事,是剛剛於上月在「茶。家」擺檔時候的一個經歷。「有一個啱啱考完試嘅人,過嚟同我講,佢暗戀咗一個女仔。(男仔嚟?)係,就當佢講完成個故事,後面有人拍佢膊頭,原來就係佢暗戀嗰個女仔。佢無講嘢,但我睇佢個樣,已經知道咩事。然後佢叫個女仔去買嘢飲,洗走佢再講埋個故仔。」

「其實,我們想做的事

 只不過是做回我們。

 我們並非無足輕重...」

作為一個打工仔,周末再抽時間代客寫詩,你累不累?「只要係你揀嘅,辛苦都無所謂。」只要是你喜歡的東西,就算花幾多時間,你知道是值得。「我哋好似好少時間會問自己想要啲咩,想做啲咩。平日好似做咗好多事情,但又唔係真係感到滿足。」

Nixon再強調,自己所做的事,不是甚麼稀奇的事,只不過是自己喜愛的事,其實你和我也可以,只要你認為你可以。「其實.... 我哋呢代人,係咪都覺得自己好渺小,微不足道?其實我哋係可以試下做自己真正想做嘅事,最緊要你知道為咩。」

你會打算將寫詩變為你的工作嗎?「唔會,工作係另一回事,我認為一旦變成工作,就有既定嘅工作路軌,set目標,達成目標,係得咁多。我希望呢件事係自由嘅,我寫詩係同人交流後嘅成果,我唔會刻意去諗別人鍾唔鍾意,因為詩裡面,有你,有我。」

還有肝。

4月「茶。家」寫詩活動完結後,Nixon會暫時離港工作一會,暑假回港,隨時帶同酒塞,出沒於市集攤檔Cafe,一切隨緣、隨心。

 

 

相關連結

免費登記成為U Lifestyle 會員
即時接收最新資訊並盡享獨家優惠

免費登記成為U Lifestyle 會員
即時接收最新資訊並盡享獨家優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