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愛優質生活
首頁   \   港熱話   \   義工告訴你 開解別人不要說「唔好唔開心啦」

義工告訴你 開解別人不要說「唔好唔開心啦」

2015.05.21

文: C編

「如果我不在了,這裡會變成怎樣呢?」

也許我們都想過這個問題。

一個人在地球上,可能比起一個「點」還要小,我們是如此的渺小,彷彿就算沒有了我們其中一個,世界依然在運行,其他人依然在生活。

也有一刻想過,自己只不過是個無足輕重的人吧。

Winnie和Mink是兩位香港撒瑪利亞防止自殺會熱線中心的義工,她們的工作,是面對一些認為自己的存在可有可無的人,告訴他們每一個人,他們的存在是多麼重要。

============================

 

防止自殺,到底是甚麼一回事?

成為香港撒瑪利亞防止自殺會熱線義工兩年的Winnie,本身為心理學學生,當初加入是希望了解別人自殺的原因。「初時接求助者電話,真係好緊張,手騰腳震,因為佢哋可能就快要自殺啊!但係其實佢哋想自殺,好多時係搵唔到人去表達自己嘅傷痛同煩惱,亦唔識去表達。」防止自殺,聽起來像談判專家,但真正的工作是溝通。

「佢哋有好多壓抑,好想講出嚟,經常有人一講,就講咗二三十分鐘,佢哋無渠道去講,其實我哋未必要畀建議,只需要去聆聽,嘗試去了解佢哋嘅生活,就已經幫到忙。」 

你或會有疑問,在這社會裡,找個人溝通是否那麼難?那些想自殺的人,是否連一個朋友都沒有?

有十多年經驗的資深熱線義工Mink說:「求助者有可能搵唔到人去傾,亦有可能搵唔到懂得聆聽嘅人去傾。可能香港人缺乏聆聽嘅教育吧。」她說,聆聽是一種技巧,是需要放下自己的見解,去從他人的處境出發思考。很多香港人很懂得自我保護,但缺乏卸下自己的能力,舉例說當別人分享煩惱的時候,我們會搭嘴加入自己的意見,以為凡事都加上自己的comment才是溝通。不過,這樣反而讓講者更難去說下去。

Winnie分享她接過的求助個案:「有個中年女士打嚟,話自己由細到大嘅生活都唔開心,亦患咗情緒病,由於佢唔識表達,無人去聽佢講嘢,覺得無人能夠明白佢。但只要佢講到出嚟,其實已經有所舒緩。」

香港好像是這樣的一個地方:這裡有很多努力的人,有才華的人,成功的人,很懂得裝備自己的人,很懂得保護自己的人,自我保護到無法卸下自己的人... 這城市太喧鬧,連自己的聲音也聽不到,要聆聽他人,更難。 

 

如果身邊人想自殺,我們可以怎樣?

我們傾向遠離「自殺」這個詞彙,我們怕這個字。不過,這兩位防止自殺熱線的義工告訴我們,當別人說著他們想過、甚至企圖自殺的時候,我們無需避開這兩字,避開了反而更無法打開對話。Mink說:「如果真係有親友同你咁講,你只需要陪住佢哋,畀佢哋好好去表達,可以畀一啲body touch,等佢哋知道你係想了解佢。當然,如果想之後都幫到佢哋,轉介過嚟更好。」

「唔好唔開心啦」只是廢話

我們也會這樣說過,「唔好咁諗啦」、「開心返啦」,基本上是無用的。Winnie:「絕對唔可以咁講,因為咁講會令佢覺得你唔想去明白佢。」

也有過無力感

是否每一次也能夠幫到求助者呢?Mink坦言也有遇過不肯放棄自殺念頭的人。「有一個男人,打來嘅時候,已經準備好了結,試過想幫佢轉介,但都被佢拒絕,傾咗一個多鐘頭都未能令佢改變念頭,個心會有啲唔舒服。」但Mink依然心存希望,至少想每一次都能夠讓求助者知道,有人會想去明白他們。

生命影響生命

Winnie說:「我想繼續做義工,因為我相信生命影響生命。即使我明白,一次嘅對話,成效微不足道,但我信總有一啲用,就算唔可以幫求助者解決所有問題,至少佢哋真係會無咁唔開心,心理上得到一種休息。仲有,即使只係隔住聽筒,能夠互相明白、互相信任,已經好好。」

我們都有過認為自己可有可無的時候,所以在這社會裡,努力變成很堅強的人,但很多時變成了只懂得逞強的人,怕被嫌棄,怕被拒絕,身邊的人也有他們的煩惱,亦難以為你分擔。

不過,也正因為我們有著共同的煩惱吧,互相了解其實並非想像中困難。若能嘗試去聆聽他人,其實也能為自身的煩惱找到舒緩的出口。

人不就是這樣奇妙嗎?能從慰解他人之中獲得慰解。所以每一個人的存在,本身就是在改變著他人,這種改變是重要而必要的。

經歷過傷痛的人,想必明白箇中的意義。

所以,你並非無足輕重。

「其實大家都有能力去做得到,我哋想多啲人學識呢種聆聽嘅技巧。」Mink說,這就是她繼續當義工的理由。

內容評分
評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