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認真的男人就是帥!《方東昇:走上新聞這條夜歸路》

認真的男人就是帥!《方東昇:走上新聞這條夜歸路》

2015.10.13

一個旅遊節目令無綫新聞主播方東昇人氣急升,深受市民大眾歡迎。但其實Wiki一下,發現有關昇爺的資料不算多,想對他了解多點,小編找到早前中大跟昇爺的專訪,這篇訪問可讓大家看到熒幕後昇爺的另一面。訪問全文如下: 

------------------------------------

文:黃佩儀

一身西裝,中等身材,甫坐下,方東昇便打趣自己在電視鏡頭裡胖得像個皮球一 樣,真人其實並不胖,現在終於「還我一個公道」。簡單幾句開場白,就讓人感受到他的風趣幽默。九八年加入無線新聞任職實習記者,其後留任至今,十三年 來方東昇從未離開過媒體一行,他經常掛在嘴邊的是,做記者「沒有發達的機會, 只有發揮的機會。」他,又是怎樣走上這條「夜歸路」的呢?
2004年內地採訪農村生活

「做新聞不是一條不歸路,但肯定是一條夜歸路」

方東昇就讀拔萃男書院時期經常參加辯論比賽。喜歡說話,為人八卦,關心時事, 好奇心重,他坦言自己早就盯上了新聞系。一踏入中大新聞系,方東昇心裡就很清楚:做記者這一行,有發揮機會,但是沒有發達機會。但就是因為一句「選我 所愛,愛我所選」,就是因為這個發揮的機會,讓他義無反顧地選擇這條夜歸路, 讓他如此投入和享受,通宵達旦地趕稿排版。

在學院實習刊物《大學線》當實習 記者的時候,方東昇說,新聞佔據了他生活的很大一部分。因此,他經常出席不 了家庭的聚會,逢年過節的一貫缺席,以致親友們都以為他移了民。

大膽嘗試小心求證

專訪黎智英一役,讓方東昇成為了《 大學線》的風雲人物。當時《 蘋果日報》 剛面世,黎智英是城中的話題人物。專訪黎智英題目一出,老師和同學們都滿懷 疑問,但方東昇想:不試過,怎麼知道不行呢?於是他採取了一個破格的辦法,在黎智英寫字樓附近等,當他的車子出現時,方東昇上前拍拍它的車頭蓋,黎智英搖下車窗,他立刻衝上前去,問:「黎生,可否同你約個時間做訪問?」「你同我秘書約吧。」黎搖上車窗離開了 。之後不久方東昇就接到黎智英的秘書的來電約訪問時間。

回想起當年勇,方東昇說:「勇於嘗試就行了!」其實做一個採訪,並非畫面上所看到的一問一答那麼簡單,從約訪問開始就充滿了困難,方東昇說,從《大學線》約黎智英開始,就一直在重複這樣的事情:「約已經很難,約到而且要做到又難,做到又要做得好才行,做得好還要看誰覺得你做得好!」

觀眾和老闆覺得好的標準也未必一致,每天都在外界不同的評價中周旋,成功感很高,但同時挫折感也很大,方東昇說:「要求低少少都唔掂。」戰戰兢兢,如履薄冰。方東昇從準備到採訪,從寫稿到報道出街,即使再有信心,每一個環節 都會謹慎小心認真嚴肅地對待,求快,也要求真、求證。

去年菲律賓馬尼拉挾持人質事件中,方東昇被派往現場採訪。在途中看到出租車上的直播,畫面上旅遊巴士的司機逃跑出來後說了幾句話,坐在方東昇旁邊的翻譯說人質全死了。方東 昇再三求證,翻譯說很肯定司機是如此說的,於是他致電公司,再三叮囑說,事 關人命,播出時要處理得非常小心,只能寫是菲律賓電視台訪問司機,司機是這 樣說的,千萬不能簡化。後來事實也證明,並不是全部人質都死了。
2010年台灣採訪五都選舉

面對死亡的抉擇:從華航空難到菲律賓人質事件

方東昇經常跑社會新聞和兩岸新聞,而兩岸新聞又以台灣新聞為主。他還記得, 第一次到台灣採訪是二○○二年的華航空難,當時二百多個家屬在岸邊嚎啕痛哭 的場面很震撼,那種傷心欲絕,連台灣記者都在一旁抹淚的景象讓他至今仍難以 忘懷。方東昇憶說,當時香港工務局局長李承仕的幼子李宗傲也在失蹤人士之列,但李每天仍強忍悲痛,很配合地接受訪問。作為一個記者,他也覺得很不忍心。於是在最後一天採訪的時候,方東昇遞了一張小紙條給他,說很抱歉在這個時候打擾了他。

相隔多年以後,在菲律賓馬尼拉挾持人質事件中,方東昇再次面 對死亡的道德抉擇。當他趕赴醫院時,一身西裝打扮的方東昇被誤認為是入境處職員,希望他能幫忙認屍。身上攜有攝影器材,那一刻,他可以選擇進去,然後 出來跟大家說,是在對方要求下進去認屍。但是,方東昇選擇了拒絕,他打開背包,告訴那位醫務人員,他是記者。別人都說,這是一個很大的誘惑,其他行家 也說,如果換了是他,很可能就進去了。然而,方東昇直到現在還是堅持當初的 選擇。他堅定地說,不想撒謊,不想做不道德的事情,這樣做他不會安心,不應 該剝奪了屬於遇難人質家屬做這件事情的權利。

長跑十三年 賺的不是錢,是經歷

記者的工作,總是在前面跑;跑累了,就坐下來想一想;想好了,就要再次起航, 不能紙上談兵。做過記者,也當過主播,經歷不同的崗位,他覺得最重要的是「有嘢落袋」,令你可以繼續做下去。放進袋子裡面的不單單是錢,更重要的是經歷。

方東昇從九八年開始加入無線新聞任職實習記者至今,已有十三個年頭了。有人說,做記者一個月裡面就只有一天不開心,那就是發薪水的那一天,其他日子都是很有滿足感的。方東昇也經常被人問及「記者是否是你的終身職業」,他打趣地說,他不會說是長跑,但一定不是短跑。這十三個年頭,他就是憑著一顆熾熱的心,一顆好奇的心來做記者這一行。有發揮機會,但是沒有發達機會,方東昇笑說,正如新亞書院所說「手空空,無一物」,現在真的手空空無一物,但依然覺得很充實,很滿足,不會後悔。

2010年南非旅遊順道採訪世界盃

我是一個「病態記者」

方東昇形容自己是「病態記者」,連生活、放假都放不下工作。他說,工作和生活已經好像聯繫匯率一樣,密不可分。方東昇打趣說,對於像他這樣沉淪「毒海」 的人來說,不想讓身邊的人整天勸他「毒」,最好的辦法就是讓他們和他一起「吸毒」。太太不是做媒體的,但他成功地令他太太也沉淪「毒海」,成為其中一分子。 看世界杯時,他自己帶齊攝影機,讓太太幫忙做訪問提問題,他攝影,兩人合力 製造了兩個好的報道。而媽媽則成為他最好的觀眾,忠實的「粉絲」(fans)。

後話

方東昇九九年以一級榮譽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新聞及傳播學系,更獲得新亞書院 獎學金最高榮譽誠明獎,在網絡上有「中大才子」的稱號。當記者重提他大學時 期的輝煌成績時,方東昇神情有點嚴肅地說了以下一番話:「那是因為現時這一 刻我不夠努力,我做出來的東西沒辦法令你留下深刻的印象,所以你才會重提過 去。對於一個很有成就的人,沒有人會重提他的過去,都是集中在他現在的成就, 這也說明了我將來還有很長一段路需要走,特別是在現在『長江後浪推前浪』的 媒體行業,資訊不停地流轉,永遠都沒有最好,只有更好。」活在當下,做好現在的工作。這是方東昇現時的目標,相信也是這篇採訪最好的結語。
2010年獲選公司最佳員工

「舊聞部」的樂趣

現在方東昇做的一輯《新聞檔案》節目,在每晚晚間新聞後播出。他開玩笑說, 他現在不是新聞部的,而是舊聞部的,因為他要專門去找以前發生的事情,例如 日本地震,他要找九十年代神戶大地震時同事到那裡採訪的資料等等。新聞固然 充滿挑戰,舊聞同樣充滿樂趣。他形容自己就好像是考古隊的一分子一樣,將歷 史片段抽出來,有時候甚至會打電話去找當事人求證,昨日的歷史便變成了今天 的新聞。方東昇另外一項任務是栽培實習同學。

很多人都認為,這些實習同學是 計時炸彈,但每當方東昇聽到這樣的話的時候,他就想起當年他實習的時候,前 輩曾指導他這個新人錄音,有一次錄了很久,於是親自端水進來讓他潤喉。「我還記得前輩所說的一句話:『新聞是需要人接班的。』帶實習的同學可能很辛苦, 有時候覺得他們寫不如自己寫算了,但這是一個學習的過程,我們需要幫他們。」

 

以上圖文獲New Asia Life Magazine 新亞生活授權刊登,未經准許,請勿轉載!

>> 專業程度不輸方東昇! 網民激讚《零距離III》女主持專業

>> 【世界零距離III】爛Gag同遊埃塞!方東昇埃塞篇金句重溫(上)

>> 【世界零距離III】爛Gag同遊埃塞!方東昇埃塞篇金句重溫(下)

>> 訪問熒幕後的昇爺 《方東昇:走上新聞這條夜歸路》

>>方東昇主持過癮受歡迎 《世界零距離》重播第一輯

>> 10句唔夠喉?追加《世界零距離》方東昇20大金句

>> 「工欲善其事,唔好發脾氣」《世界零距離》方東昇10大金句

>> 網民激讚方東昇《世界零距離II》表現專業又搞笑

>> 點止得中東呼吸中吸呼吸綜合症?10件每次看都忍不住笑的新聞蝦碌史

>> 【專訪前TVB主播陳珍妮】講錯李克強阻晉升 來生不做新聞人?